天天操逼(小干吧和大媳妇)

小干吧掐指一算三天了,三天没挨媳妇揍。是不是媳妇忘了,那可真是火烧红莲寺——妙哉(庙灾)。躲过一劫。

小干吧叫徐永生,从小长得又瘦又小干吧吧的,爹妈管他叫小干吧,街坊邻居从小玩伴也都叫顺了口。别看他长的小,聪明灵利,跑的还快。打架占点香香就跑,谁也撵不上。用小干吧的话讲那叫:“干气猴。”

他还有一手弹弓绝技一打一个准。学习方面没让父母操心,初中毕业又去读职业高中学面点师,社会所说的面二。考上了等级。跟父亲又学会了钳工在父亲的帮助下开了塑钢装修和机械修理铺面。

左边网点开的馅饼铺,右边网点是机械加工,确实够忙的。父母以为他长的矮小,找对象有困难,从小预定了媳妇。

媳妇叫大白鹅又高又大又白又胖。从小能吃,一盆饺子不到哪项顶多半饱。家里人口多,生活拮据,和小干吧又是邻居又是同学,经常一起上学一起下学,没有人敢欺负小干吧,因为大白鹅的手掌比扇子还大,谁也禁受不住大巴掌贴臉,还带股凉风。

小干吧家庭条件好,父亲是高级工匠,母亲是中学老师,父亲的父亲留下了几套房子,后来变成了商业网点。双方父母关系较好,一商量成全了这桩婚事到年令就结婚。

大白鹅开始到徐家蹭饭吃。亲戚做成了几顿饭算什么。

徐永生和大白鹅当初心里也不情願,女的嫌男的个头小没有劲干不动活儿打架没能耐,拿她当保镖。男的说:“抓蛐蛐都是大公子小母孑在墙缝里,这到好,是小公子大母子。不般配。”叫他爸骂一顿才住嘴。

他开的馅饼铺叫一招鲜儿,味道美,出名好吃。一天只卖一百个,多一个不卖。价格别人家2元或3元一张,他是5元一张,每人只限两张。馅大皮薄,配料独特,天下独此一家。

为了学习拌馅,他走遍北京、天津、上海每一家出名的馅饼铺。后来又用一年時间到意大利、美国世界各地旅游,暗中考察拌馅技术。独创了一招鲜。

由于买的人多,很早就有人排队,每天这里比集市还热闹。他还有个规定老人,残疾人,军人优先,象車站卖火事票似的专用窗口服务。外加一碗天下第一汤,白喝。这个汤全是普通材料配制,喝一碗想第二碗,象馅饼似的吃完这张想那张。有个姓朱的脸有麻子老板出高价多买几张馅饼和一碗汤,他死活不卖。只要5元一张,每人限2张,汤不外卖。气的朱老板找来政府有关部门头目高价收购沿街商铺,卖网点可以,人不会卖。。

小干吧为仗义,心眼好使,捧他场的人多。几家同行暗中较劲,经常找楂挑事儿,都被媳妇大白鹅挡了回去。

只有一个叫张驴子的馅饼店老板和大白鹅打个平手,被小干吧暗中一弹弓把一团胶糖射在鼻孔里,整整三天没抠下去,到医院割了鼻子做的微创手术:“以后再捣乱,射你屁沟,叫你拉不下屎……。”小干吧嘻嘻笑着,用弹弓耍着圈,吓跑了张驴。

正因为他为人豪爽,金钱看的不重,吸引了一些乞丐前来讨饭,后来又拉家带口的来了几只流浪狗,大大小小在门口排起了长队,等他喂食……。虽说不是天天如此,但每隔三、五天,特別是狂风暴雨,大雪纷飞的天气乞丐和流浪小狗的家庭成群结队前来讨要惹恼了大白鹅。定下了隔三天揍一顿的规矩。

“你这个败家子,跟钱有仇啊?整天喇喇忽忽,馅饼只卖100张,呸,以后至少一千张。

“你懂个猫蛋,头发长,見识短,物以稀为贵,情回老更浓,多了就不稀奇了。”

“要饭的来就给吃的,狗把家都要搬来了,就差上床了。今个老娘不把你屁股打成发面饼不叫大白鹅”。边说边抓住小干吧把屁股翻上来搂一巴掌,打得小干吧喊爹叫娘,开口大骂。

“你这是谋打亲夫,一天到晚横头八甲,哎哟,真打呀!六亲不认的母老虎,要造反哪?”

“叫你骂,骂,啪啪——啪——啪啪……”还打出了澡堂子按摩师的鼓点,这屁股还挺硬,

还顶嘴,从今个起,再也不许给乞丐吃的,下雨阴天除外。不许把狗崽子往屋放,你儿子鞋叫狗叼走好几只,屋里霍霍的埋了吧呔的……三天一检查,发现就揍你个脑袋嗡,耳朵锃,屁股蛋子冒凉风。今个暂時饶了你,干活去。”

小干吧如蒙大赦,捂着屁股向外走。“回来,爬下,”“干嘛没完啦,”“给你上云南白药。”

“不用,干不了活了,你干吧”

“还耍上无赖了”?

“把我勾火了,休了你。別以为我不敢,再重复一遍,做人要厚道,人生在世都会遇到难处,能帮帮一把,动物的命也是命,即然上天让它们来到人间就有生存的权力,积德行善会有好报的”……。

说完蹭的一声蹦了出去,后屁股掉下一块木板。大白鹅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打了半天全打板子上了。

说来也怪,这群乞丐和流浪狗象是听到了风声一连多日没来。

乞丐不来,小狗崽子不来並不说明麻烦不来。更大的祸事等着小干吧。

多年前,小干吧上初中时有个同桌女同学叫夏花,长的水灵俊俏,性格开朗大方爱唱歌,歌唱的好。也算是不远的邻居,有時三个人一起上学。毕业后各奔它乡。几年前结婚后丈夫患急病死了,成了小寡妇。门前经常有不轨男人觊觎。找小干吧帮忙。

“徐永生,帮帮我,把门前那些野男人哄走。”

我的身板去撵人等于往狗嘴里送肉,咱俩跟我媳妇说说,让她去,她有劲胆儿又大,从小喜欢打架。保准解决问题,没有证据又不能报案。只能按江湖规矩解决。”

大白鹅是吃软不吃硬性格,当面奉承几句,心里开花。小干吧和夏花你一句我一句的恭维把大白鹅捧的心花怒放。自然肯去帮忙。特意叫小干吧喊上装修雇来的几个工人,几句话把无赖打发了,没废一枪一弹。

从此有些旧情复燃。上学時尽管夏花看不上小干巴,但彼一時此一時,同桌時常常嘻笑打闹,午休時夏花伏桌睡觉,小干吧经常用毛毛狗捅夏花的耳朵眼,给夏花整的一惊一乍的。没有大白鹅这个预定媳妇的话,凭小干巴的狡猾还真说不准怎么事?

夏花家中铝合金门窗由于時间久远已漏风,决定换塑钢的,即严实又安全。她找到了小干吧,小干吧二话没说只收材料费,人工费免收。並亲自带人仗量加工和安装。夏花为表示感谢留小干吧吃顿饭喝点酒。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叫大白鹅知道了,大发雷霆。

“这还了得,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乞丐和小猫小狗领家里吃几顿也就算了,什么积德行善,这TM上寡妇家喝上酒了,两人一高兴还唱上了“心雨”,这是初中时小干吧和夏花在班级晚会上经常唱的,本来应该我唱,小干吧嫌我嗓门粗,说什么别把狼撩来,这个损东西。“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想你、想你、想你……。”都开想上了,过几天还不得上床睡觉?我往哪搁?

不行,今个儿天王老子来也得揍他。加点小心,屁股上注意有没有防护铁板。想到这里开始检查窗门紧不紧成,这小子贼溜別让跑了。

天己黑,四周灯火通明。小干吧喝点酒在路上迈着细水长流的步伐,心里美滋滋的,一边走一边哼哼歌曲。

“……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为什么总在,飘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突然觉得脖子一紧,两脚离开了地面,被人拎着进了家门。

“干什么?这又弄的哪一出,又犯老毛病了。”

“小样,跟寡妇连喝带唱美出鼻涕泡了。只收材料费,不要人工费,真会送人情”。

“我的买卖我做主,你只是个干粗活的,技术上大白扔”

“你做主,揍你我作主。”伸手去抓,小干吧知道惹了祸,急蹲身从大白鹅两腿之间钻了出去。“你刹摸什么,今儿插挧难逃。”槽了,四周门窗紧闭,屁股又没安板子,左蹦右跳躲避,大白鹅累的气喘吁吁,两人象捉迷藏似的一会东屋,一会西屋,一追一逃。小干吧突然发现屋里太亮,没地方猫,跑到南屋拉了电闸,四周立刻漆黑一片。

大白鹅黑灯瞎火的根本找不到小干吧,平時干些扛袋和面之类粗活,安灯接线的事有小干吧,根本不知电闸在哪儿。只能摸黑乱抓乱打。一会腰撞了桌子,一会脚踢翻了椅子,疼的疵牙裂嘴。“滚出来,你还起了歪心,非拆了你不可,当老孙头烧鸡卖。”

“做人不能总想自已,人与人要互相帮衬。普通老百姓都不容易,底层人更要彼此理解,年轻轻做了寡妇,心难生活难,帮一把算什么。你哥哥、弟弟彩礼都是我家出的,还叫我怎么的。你再胡搅蛮缠我明早把你父母找来说道说道,忍你五、六年了,今后不听我的,休了你……我回我妈家,顺便看看孩子,自己想清楚……。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