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裳256文学(心裳全部小说)

心裳256文学(心裳全部小说)

文/楚墨青衣‖今日头条号独家发布

崔新鸿有一发小,叫老卷,生了一个女儿,盘靓条顺,貌美端妍,人给一雅号叫卷珠帘

卷珠帘打小儿就跟着老卷过居无定所的生活,直到老卷有一天听说崔新鸿在城里发了,想着两人那段穿开档裤的岁月,于是厚着脸皮,给他去了一个电话,说哥们,能提携一下吗?

崔新鸿倒是仗义,说你要不嫌弃的话,就来我公司吧,有我一口吃的肯定少不了你一口。

话到此份上,老卷除了感激涕零,剩下的就怕崔新鸿只是一时慈悲心肠,突然收回成命。于是,赶紧带着女儿,千里迢迢投奔而来。

一来,才知道崔新鸿的公司,其实就是几个出苦力的人凑一起,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草台搬运班,连公司也称不上,老卷一来,自然也就成了这支苦力大军的一员。

但老卷的问题是解决了,他的女儿卷珠帘,因那时身子还没长开,整个一黄毛丫头,看不出有一丁半点想要抽枝拔蕊的迹象,如果把她带在身边,跟一群大老爷们一起生活,不利于小姑娘成长。

老卷思前想后,最后没办法,还是求到崔新鸿那里去,让他帮忙想办法安置女儿。

崔新鸿那会老婆正坐月子,确实需要一双能帮家里干活的手,遂问他女儿会不会干家务?

老卷立刻打包票说别的事不敢保证,这干家务可是打小儿练就的基本功,包管让嫂夫人满意。

于是,卷珠帘就被崔新鸿带回了家。如此,老卷安心帮崔新鸿出苦力,而崔新鸿同时还捡到一个免费保姆,饶是这样双重剥削还能让老卷父女感恩戴德,也算是崔新鸿的一大战绩吧。

光阴荏苒,这样的日子一划就是三载,在这期间,老卷除了苦力活干多了,弯腰的时间长了,背更驼了,别的倒不见有多大的变化。

反倒是卷珠帘,到了崔新鸿家,感觉整天有忙不完的的活儿,但因这样的活只困囿于一室,阴风软日,很少晒到太阳,天长日久,竟把她的皮肤给孵白了。

当时卷珠帘来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现在几年过去,刚好到了二八芳华,正当妙龄,好像在某一天的某一夜,她突然就抽茎拔蕊,细腰俏臀,而且因皮肤白,脸上的胶原蛋白立马就出效果了,青葱如菡萏初成花,整个人看起来,就如掐得出水的芙蕖。

也是在这个时候,崔新鸿突然就注意到她了,那段时间,他回家吃饭的次数勤了,一开始老婆没注意,还以为他是因外头的东西吃腻了,回家换换清淡口味,还很高兴他懂得爱惜自己的身子了,每次都嘱咐卷珠帘多在饭菜上下功夫,希望借此机会,一举把男人的胃收回已有。

没想到这样的梦想,却破碎在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那天崔新鸿回来得早,晚饭还没来得及做,所以他就提议,要不出去吃算了,省得让卷珠帘天天做那么一大桌子菜,辛苦不说,还显得他这个做叔叔的没有人情味,不懂体恤一下他这个侄女。

侄女,那是崔新鸿第一次从嘴里说出来的一个称呼,也许是第一次叫,感觉有点陌生,但同时又有点难以抑制的亲切。好像经他的嘴这一叫,他跟卷珠帘还真的就有一种说不清理还乱的关系。

所以叫过之后,他就觉得理所当然应该把她当亲人看待了,好像这样一来,再把她当保姆对待,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于是就想乘此机会,把她从老婆身边解放出来。所以突然信口而出,跟老婆说老卷想给她女儿找婆家了,咱们得有个心理准备,改天你上家政公司那里再物色一个来,省得到时衍接不上,手忙脚乱。

老婆一听,说你操那门子心干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说完,不忘挖苦一句,说该不会是你替老卷自作自主,帮她女儿找下家吧。

崔新鸿一听,感觉这话说得有点过,但回头一想,估计是因她已习惯有卷珠帘在身边的日子,一方面除了这个小女孩眼里有活,使唤方便,最主要还是因为干活免费。

确实现在这社会,去哪找这种除了提供三餐,啥都不用付出的免费住家保姆,这个崔新鸿清楚,他老婆更加知道这个保姆,心思单纯,头脑简单,还能时不时承载她一些负面情绪,当她的出气筒,如果硬要说人无完人,那她唯一的缺点,就是越来越青春靓丽,眼睛自带钩子,容易钩男人的魂。

特别是这段时间,崔新鸿老婆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家男人的骚动,但她想,好歹这个小姑娘是他发小女儿,他应该不至于乱来吧。不过这种考验人性的事,自己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所以一方面,她在崔新鸿突然往家回得密的时候,特意叫卷珠帘多在他面前露露脸,以方便她在暗地里一揽众山小。

这一试,果然不出所料,通过她这种全方位无死角的严阵以待,终于让她揪到崔新鸿心里的波谲云诡,她估计他已经在那里动了歪心思。

为了赶在他之前先发制人,其实早在他开口之前,她已经通过卷珠帘联系了老卷,彼此已经就卷珠帘的今后去留问题,有所通气,按她给卷珠帘规划的路线,就是说这小姑娘好歹在她最需要人手的时候,帮她一把,她想多留这孩子一段时间,等到她孩子上学了,她能匀出手脚,她一定给卷珠帘另谋一条出路,只要小姑娘愿意的话,她可以把她送到她好姐妹店里学美容,那东西要是学上手了,到哪都不怕没钱赚。

不过有一点,她还叮嘱过老卷,就是千万别把孩子送回乡下,随便找一婆家嫁,就这样不但坑了自家闺女,还浪费了卷珠帘这么上好的一块料子。

当时老卷听了,当场就对她感激涕零,说卷珠帘遇上她两口子,是她这辈子的造化,为了她有一个好归宿,以后他就全权把卷珠帘托付给她,该说的说该骂的骂,任由她处置。

两人如此串通一气还不到一个月,如今崔新鸿却来告诉她,老卷已经在帮卷珠帘物色婆家,让她做好放人的心理准备,这话一听,明显就是在做假。

他做假的目的意欲何为?

这样一想,崔新鸿老婆立刻坐不住了,在那天他提议出去吃饭的时候,她临出门就直接打了好姐妹的电话,说她准备送一个人过去,包管她一见就喜欢。

之后,趁着吃饭的功夫,她假装问崔新鸿,说是他侄女嫁人了,他准备给人家送一份什么样的大礼。

一句话把崔新鸿给问愣了,一时反应不过来,直接就反问谁说她要嫁人,没听老卷说啊。

说完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经不打自招,露馅刚才的信口胡诌,再想圆谎,估计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任由老婆一个人自作自张,说既然老卷没有帮卷珠帘找好婆家,她倒是给她觅到一个好去处,来之前已经跟好姐妹打过招呼,等会吃完饭,就直接把她送过去,免得你在家看她不顺眼,想早点撵她走又找不到好的由头,就随便找了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说完,又问他这样的安排,可合你心意。

崔新鸿自知理亏,心里就算再不愿意,也不敢在此场合吭声。而老婆自然也不会再等他回应,自个儿就跟卷珠帘说,那边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有食宿,还有同事,你去到那里,只要好好把这门技术学到手,有一技傍身,以后不怕没有好日子过。

这反转太快就像龙卷风,当场就把崔新鸿整懵圈,感觉老婆的话,就像阳光跳进院子,想要遮挡住,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浩然正气光明正大,相比之下,自己好像就有点藏污纳垢了。

于是,他也只能继续自闭嘴巴,吃了一回哑巴亏,任由老婆把他垂涎欲滴的一块上好肥肉,给拱手出去。

卷珠帘这一去,无须多言,自然是给自己打开一片新天地。而她知道她之所以能有今天,是亏了她这个东家姐姐。她知道这个东家姐姐性子是爆了点,但为人实在,不像她爸那个发小,看似跟她爸是故交,其实压根就没把她父女当一回事。

她想起当初被崔新鸿带回家的时候,恰好他老婆坐月子,月子的女人性情比较多变,那段时间,她小心翼翼地侍候她,唯恐有个闪失,惹她不高兴而被撵走。

也许就因她这份乖巧与讨好,使得崔新鸿老婆在她的细心照料下,平稳地渡过月子关,也才有了后来两人处得像姐妹般要好。

然而这样的日子,维持到那一天,崔新鸿老婆在自家男人眼里,突然看到一种隐晦不明的东西,那东西真的不是好东西,所以她才有所惊觉。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觉得好歹卷珠帘跟她一场,这几年来,确实有她帮忙,她才能匀出手脚干自己的事。

其实早在生孩子之前,她就跟好姐妹合伙经营一家护肤店,后来生了孩子,好姐妹想扩大经营,问她要不要继续跟着干,当时她因怕有了孩子精力不济,恐自己应接不瑕,没答应,没想到卷珠帘一来,立马帮她解决这个问题,让她得以继续自己的事业。

如今这个事业做开了,她跟好姐妹合伙经营的店,目前已走上正轨,如今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她本来就有意要卷珠帘过去,只是因孩子还小,打算想缓段时间再说。

如今她怕再缓,就会缓出事来。因为那天她无意中看见崔新鸿借口进厨房拿东西,当时卷珠帘正背着他在炒菜,他借机偷偷站她身后,装着问她炒的啥东西。

末了,眼睛偷偷往她胸前瞄。

她在后边看到了,一股无名怒火直冲脑门,还好等到他回转身子的时候,她已经走开了。

从那天之后,她就开始着手卷珠帘的退路,因为她知道人性水很深,黑与白之间尚有十几层深浅不同的灰色,何况是生活在一起的饮食男女。

所以有些事,哪怕是至亲,摊到阳光底下就成了一种伤害,而一个皮囊里,其实是可以同时住着好几种价值观的,既然她知道人的性格有很多面,那么她当然有必要对人性悲观保持一种远见,希望借此机会给自己心脏打磨一副铠甲,往后余生,不惧未来,宠辱不惊淡定安逸。

唯此,方不负春初风带雨,能拂万物苏,秋暮露成霜,韶华舞流年。

——谢谢您的支持——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