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之恒娘剧情分集介绍(《聊斋新编》恒娘结局)

新聊斋之恒娘剧情分集介绍(《聊斋新编》恒娘结局)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是白居易杨贵妃美貌的最高褒奖,否则,唐明皇怎能弃六宫而独宠呢?在聊斋中也有这样一位美人,她的回眸一笑,同样让人震惊。

子福,山东罗甸人,自幼丧父,才华横溢,十四岁考上秀才,一举成名。他的母亲很爱他,平时不允许他出去瞎混,让他呆在家一心考取功名。

这一天,恰好是上元节,很多人都出去游玩去了,唯独子福一个人闷在房间里看书。此时,表哥吴阳来到家中,邀请他出去游玩。子福很高兴,而母亲终于也同意了,但还是嘱咐吴阳好好照顾表弟。

吴阳笑着答应了,然后就带着子福来到了大街上。街上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子福就像一只被关了很久的金丝雀,终于可以自由地游玩了。他看什么都觉得很新鲜,好像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可吴阳却显得很淡定。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河边,租了一条船,准备去镜湖游玩。但是就在他们要上船的时候,仆人来找他,告诉他家里有生意等着他过去面谈。

子福一脸的不高兴,吴阳告诉他做生意就赶考一样,一刻都不能耽误。但是,子福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不玩会真是亏大了。他告诉表哥自己一个人去玩也可以,表哥劝他不要去,可是他看到子福的态度如此坚定,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子福带着船夫出发了,船行至湖面,湖水荡漾,绿水青山,风景如此美丽,空气如此清新,子福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愉悦。

突然,他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抬头一看,看到不远处有一艘船驶来。有个女子独自坐在船上,她看起来容光焕发。

等到两船交会之际,子福才看清她的容貌。只见她捏花顾盼,笑颜如花。子福不知不觉地惊呆了,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女子看着他痴痴的眼神,不禁哑然失笑。也许这女子在想,这一定是个呆子吧!

这时,子福不顾生命危险,毅然从湖中捡起女子掉落的梅花。但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女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子福赶紧让船家去追,可是,他们追了好远的路,却始终没见到女子。船家安慰他说:“这梅花是山里的东西,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先回家,再做打算。”

回到家后,子福抱着梅花不撒手,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甚至也没有心思读书了。这副浑浑噩噩的样子,一看就像得了相思病,全家人都为他着急。然而,这种疾病药石无效,因为心病还得心药医。

此时的子福思念之情溢于言表,误把端汤的丫鬟当成了梦中情人。丫鬟吓得脸色发白,差点没打翻盘子。看来少年是被邪灵附身了,他一定是上元节那天出去玩的时候被恶鬼缠上了。

这时,王母赶紧派人请来了三清观的道长,想要驱鬼辟邪,保佑儿子平安健康。因为他是王家的三代单传,可不能出什么问题。但是,这让子福很不高兴,他气得大闹一场,赶走了这些臭道士

此时,吴阳来到家中探望子福,子福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在表哥的追问下,子福终于吐露了心声,而这一切都是从梅花开始的。

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吴阳当即表示愿意帮他找人,只要找到女子的家住地址就能找到女子本人,但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请他好好照顾自己,不然等女子来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会被吓跑。

子福听后觉得有道理,就乖乖地开始吃饭,但是等了半个多月了,却没有女子的音讯。他怀疑表哥是不是骗他?想到这里,子福又开始病倒了,他的梦里全是那女子的身影。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此时,家仆找到吴阳,让他赶紧想办法。无奈之下,他只好再次来到家中,可是他并没有找到那女子,只好骗子福说,那女子是他的远方表妹,住在三十里外的南山,他已经让父亲去提亲了。

子福听后喜出望外,毕竟知道地址就好办了。可吴阳却愁了,他找到姑姑,要她赶紧给表弟定个亲,否则,他的谎言要拆穿了。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听了这话,王母开始为子福的婚事做安排。但是,子福自从知道女子的地址后,好像换了一个人。他精神饱满,精力充沛,每天都盼着见到女子。但是,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决定自己上山去寻找。

山路崎岖,道路艰难,但子福步履坚定,斗志昂扬。最后,经过艰苦跋涉,他终于在半山腰找到了一户人家。这是一个小院,鸟语花香,清新淡雅。仔细一看,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突然,他又听到了熟悉的银铃般的笑声。子福循声望去,看到了他渴望已久的心上人。他又惊又喜,却不敢上前,怕一时唐突吓坏了人家。

无奈,他只好坐在一块石头上,暗自神伤。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出现了,她问子福在这里等谁。无奈之下,他只好谎称自己是来探望姨妈和表妹的,老妇人问他姨妈和表妹的名字,他却答不上来。

此时,天色已晚,老妇人好心收留他一晚,明日再下山。然而,聊了一会之后,子福震惊地发现这位老妇人真的就是自己的姨妈,而那位风华正茂爱笑的女子正是他的表妹,婴宁

老妇人自称自己姓秦,子福的母亲是她的表妹,这下误打误撞终于攀上亲了。

子福年轻有为,而婴宁天真无邪,正好两个人都没有结婚。这真是天赐的姻缘啊!于是,在姨妈的撮合下,两人就此订了亲。

子福心花怒放,能娶到自己的心上人,是多么的幸运啊!姨妈要他多呆几天,好跟婴宁在一起培养感情。然而,这婴宁实在是太调皮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爬到树上去了。

子福看见吓了一跳,劝她赶紧下来,婴宁不听。不到一秒的功夫,婴宁就从树上掉了下来,子福急忙去扶她,她却觉得很好笑。

看她笑得这么开心,子福却脸红了,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子福拿出那朵干枯的梅花递给婴宁,这可是两人的定情信物啊!但婴宁一副不屑的样子说:“花都枯了,你还要他做什么?”说着,她就要把花扔掉,但是子福一把抓住,舍不得扔。

因为只要看到这花,就像看到心上人一样。婴宁听了,大方地说:“既然你如此喜欢,等你走的时候,我送你一捆。”

可子福却唯唯诺诺地说:“我爱的不是这朵花,而是摘花之人。”说了这些,婴宁还是不明白,她对男女之爱一无所知,更不知道男女之爱跟兄妹之爱的区别。

子福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他告诉婴宁,夫妻晚上应该睡在一起。谁知婴宁听了立刻没了笑容,因为她不喜欢和陌生人睡觉。

子福有些无语,但更无语的事情还在后面。吃饭的时候,婴宁直接跟老母亲说:“表哥想跟我一起睡觉。”子福听后又气又急,为什么这傻丫头就是不开窍呢?

过了几天,家仆来找,自从子福离家出走了,王母非常焦急。看到子福留下的信,知道他去了南山,家仆希望他能早点回去,这样母亲就不会担心了。此时,姨妈也让他带着婴宁下山,正好让她学习诗歌礼仪,孝敬公公婆婆。

就这样,子福和婴宁一起回到了家中。王母看到儿子带回来这么漂亮的姑娘,不禁有一阵喜欢。然而,婴宁不懂任何礼仪,没少闹笑话

可是,当王母知道婴宁的身世后却大吃一惊,她叫来儿子详细地询问了他这几天的经历。很快她就得出一个结论,儿子遇到鬼了。因为她的堂姐早在很多年前就去世了,但儿子说得有鼻有眼的,不像在撒谎。

为了求证,王母又叫来吴阳,吴阳悄悄告诉她,姨妈确实已经死了,而且在她死后不久,秦老爷就迷上了一只狐妖。后来还生了一个女婴,取名叫婴宁。天啊!看来这婴宁是狐生鬼养的呀!

为了彻底查清事情的真相,王母派吴阳去南山查看情况,吴阳带着家仆跋山涉水,终于来到子福说的地方。但这里没有一户人家,完全是一片荒芜。干草堆里有一座坟墓,墓碑上刻着姨妈的名字。

原来,她就是把婴宁养大的鬼母,王母知道后,心里很不安,赶紧给菩萨上香,祈求菩萨保佑。

然而,婴宁来到这里才两三天,大家都爱上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傻丫头。她不仅督促子福安心读书,还连夜赶制衣服给王母穿。她只用了一晚上的功夫就给王母做了一双精致的鞋子。这一看,就不是凡品,家人看到后,都夸婴宁是下凡的神仙。

王母更高兴了,心想,如果她是人,那做自己的儿媳妇就是个宝了。如果她是狐狸精,那子福就危险了。她不能冒这个风险,必须确认婴宁的身份。

这时,一旁的家仆给王母出了个主意,因为人是有影子的,而鬼的影子是看不见的,只要把婴宁骗到太阳底下去看看就行。于是,家人用花把婴宁引出来,王母看到婴宁的影子后才放心了。

不久,王母就为他们举行了婚礼。房间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新婚之夜,婴宁戴着红色的盖头坐在床上,却笑得停不下来,她就是一个孩子的思想。

幸亏子福大她几岁,懂得男女之事。在他的引导下,婴宁终于明白,夫妻之间的枕边话是不能告诉别人的。

婚后,这对夫妻甜蜜相爱,举案齐眉。爱花的婴宁把自家的后院变成了小花园,一进去就让人感到心旷神怡,鸟语花香。

这一天,王母来到后院散步,看到后院这些美丽的花,非常高兴。突然,她听到从树上传来笑声,当她抬头时,看见婴宁爬在树上。王母责备她说:“女儿家怎么可以爬到树上去玩呢?要是不小心摔下来,怎么办?”说完,王母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玩笑归玩笑,照顾这些花草的成本还是挺高的,为了买高档名贵花卉,婴宁不惜卖掉自己的金簪,但买家担心是脏物,又退回来了。

王母知道这事后,大怒,因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王家受了什么苦呢,需要变卖自己的金银首饰,这简直就是家族的耻辱。

幸亏家仆为婴宁说了好话,王母也知道婴宁的脾气,就不再追究了。但是,事情是一波接着一波的。

这天,婴宁正在后院打理花草。突然,隔壁村的浪子胡二出现了。他对着婴宁吹口哨,打手势,言语肢体极其轻佻。胡二心想,原来她就是那个王呆子娶得如花似玉的狐狸精。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他的心在发痒,他迫不及待地想把婴宁弄到手。他跟同伴吹嘘说,十天之内要拿下婴宁,因为东村的小寡妇和七村的花姑娘就是这样被他骗到手的。

从此,他日日来到院墙外调戏婴宁,可婴宁笑而不语,只是冲着墙根指了指,然后用三根手指头指着胡二。胡二心领神会,意思是让他晚上见个面。

半夜,胡二如约而至,他看到婴宁藏在一棵大树下,急忙冲了上去。但婴宁却不见了踪影,他的脚被树上有毒的蝎子咬了一下,胡二疼得大叫,摔倒在地。胡二的父母闻讯而来,可胡二却已中毒入骨,心力交瘁,没过一会儿,就死了。

第二天,胡父就把王家告到了县衙,说王家养妖害人,而婴宁则是个不祥之人。幸好,这县令是个清官,又是子福的好友。他们经常一起吟诗作画,单凭胡父的口述就可以判断出,胡二完全就是自作孽。

而婴宁对胡二所做的手势其实就是骂他下三滥,不知廉耻。更何况,他不学无术,专门勾引良家妇女,罪状累累。

最后,县令判王家无罪,而胡父诬告贤良,本应受罚,但看在他年纪大的份上,子福为他求情,县令这才放过他。

这件事,彻底激怒了王母。因为在她看来,今日这样的事完全是婴宁不检点的行为造成的。她叫来婴宁责骂,可婴宁不知道怎么回事,反而嘻嘻哈哈地跑了一路。

王母气得火冒三丈,变卖金簪买花,有失王家体面。抛头露面,攀架爬树,成何体统。每天嘻嘻哈哈,弄得王家不得安宁。要不是她如此的不检点,怎么会闯下今日的大祸。

从今以后,不让她笑,不让她摆弄花草,更不能抛头露面,否则赶出家门。子福听了这话,感觉母亲太严厉了。可是母命难为,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从此,婴宁失去了笑容,整天不苟言笑,郁郁寡欢。为了逗她开心,子福每天给她讲笑话,但始终没有把她逗笑。

子福看着很心疼,但是也没办法。这时,丫鬟邀请婴宁去逛街,但被婴宁拒绝了。她看着自己精心打理的小花园被婆婆毁掉了,心里很难过。

看来,她跟子福的缘分快尽了,只是当初她是带着笑声来的,现在却要带着痛苦走。她看着熟睡的子福,感概万千。想起他们甜蜜的过去,一瞬间,思绪难以平静。

突然间,鬼母出现在房间,她似乎意料到今天这场灾难,所以过来接她回去。这似乎就是婴宁注定的命运,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必须接受。

就像婴宁的生母,当初也是真心付出,却不被世人所允许。最后,她在分娩之夜被道士赶出秦府。无奈之下,她只能在野外生下孩子,然后来到秦母的坟前托孤,这才让他和子福有了相伴一程的缘分。

只可惜缘分尽了,再怎么强留,也只能制造麻烦。所以,今天离开是最好的选择。看着子福,婴宁心里有很多不舍,但是为了两人都好,她只能默默地留下一封信,然后跟鬼母消失了。

婴宁走后,后院的花草都枯了,家人们无精打采,不再有往日的欢声笑语。子福更是一病不起,王母后悔了,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看到儿子越来越消瘦,王母急了。

家仆给她出主意,如果婴宁真的不是凡人,不如在今夜布置香烛,祷告神明,希望婴宁早日回来。王母听后同意了,因为今天正是月圆之夜,是个好日子。

王母真心祈祷婴宁能早日归来,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婴宁的生母是在十五年前的月圆之夜被赶出了秦府的。这也是为什么后面会有荒野托孤,所以不管他们如何虔诚,婴宁都不会回来了。

故事结尾很悲凉,让我想起了一首诗:我在等风,也在等你,三里春风三里路,风中再无你。

(图文来源于网络,侵删)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