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熟妇(乡野往事:山村女人(12))

山村熟妇(乡野往事:山村女人(12))

巧玲娘完全傻了眼,站在那儿傻呆呆没动弹,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

她没敢埋怨闺女,巧玲才是一家之主。

首先女孩子有知识,有文化,识文断字,是马家村的初中毕业生。

其次,巧玲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做事情有主意,有手段,雷厉风行,哪儿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爹娘跟哥哥全佩服她。

最重要的一点,巧玲是巧嘴八哥,跟人吵架从不服软,两片嘴唇跟抹了辣椒面一样,娘娘山别管多么厉害的吵嘴娘们,在巧玲面前也甘拜下风。

而且女孩可以吵嘴三天三夜,中间不喝一口水,骂得你体无完肤,却找不到一个脏字。

惹急了,她敢站大街上扒自己裤子,乐开了,敢大街上扒男人裤子。

纯粹是个女二百五,马二楞在妹妹的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巧玲说东,他不敢往西,巧玲让他打狗,他不敢骂鸡,巧玲说:哥,鸡蛋是树上结的。

马二楞立刻会回答:没错!我见过,还是带把滴!

所以,今天妹妹拿刀子跟哥哥拼命,马二楞吓得狼狈逃窜,就不是啥奇怪的事儿了。

“巧玲你……你这是干啥啊?杨进宝跟咱啥关系?你凭啥这么护着他?竟然帮他捂暖,还跟你哥动刀子!”巧玲娘赶紧埋怨,却不敢冲闺女发火。

“娘,进宝哥是俺男人,俺不准有人欺负他,俺大了,俗话说女大不中留,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俺已经是他的人了,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钻个被窝有啥了不起的?”巧玲还振振有词,把所有乡下人认为丢人现眼事儿,看作是一种荣耀。

“就算你跟他好,你俩还没成亲哩,咋能这样啊?要注意闺女的名节。”老太太只好劝。

“啥名节?跟自己男人在一起还要啥名节?俺说了,早晚是他的人。明天,你就找媒婆到他家帮俺提亲。”巧玲的声音很平淡,波澜不惊。

老太太没话说了,心里啥都明白了:闺女大了,少女怀春了,想嫁人了……

她只能叹口气不管了,随便吧,爱咋折腾咋折腾。

老太太走出家门口,马二楞拽住了娘的胳膊,问:“娘,疯丫头消气了没?”

“没呢?又抱上了,还是为那野小子捂暖。”巧玲娘无可奈何说。

“娘,你就不管?看着她这么胡来?”

“要管你去管,你爹都管不住她,我哪儿敢啊?”

“就这么眼瞅着我妹妹便宜杨进宝?不行!”

“那你说咋办?”

“把这小子捆起来,交给派出所,让他蹲班房,告他强贱我妹妹!”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你这样还不把巧玲惹火?巧玲恼了,还不把家里的房子拆了?日子还咋过?”老太太十分不乐意。

山村熟妇(乡野往事:山村女人(12))

她就是个贤妻良母,上面有男人,下面有儿子,轮不到自己管事儿,万事不掺和。

“娘啊娘,瞧瞧你生得好闺女?胳膊肘向外拐,净向着外人。”马二楞继续埋怨。

“那也比你强,你整天游手好闲,啥也不干,不是巧玲撑着,这个家早散了。”老太太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这些年家里全靠巧玲。

两个人正在谈话,巧玲爹回来了,领来一个郎中。

那郎中不是别人,正是杨进宝的爹老子……杨招财

娘娘山是没有郎中的,只有一个兽医,杨招财懂医术,不但给牲口看病,也捎带给人看病。

巧玲爹找不到郎中,只能把他请来,顺便让杨招财将儿子拉回家。

“招财叔,你可来了,瞧你生的好儿子,大白天的钻俺妹妹被窝,你说咋办,咋办??”马二愣子火了,上去揪了杨招财的脖领子。

他惹不起妹妹巧玲,但是惹得起杨招财,因为知道招财叔是十里八乡的好脾气,从不跟人红脸。

杨招财没有生气,反而憨憨一笑:“大侄子,你别生气,具体的情况,你爹已经跟我说了,放心,回家我会收拾他的。”

“不行!不能让他白白睡了俺妹子,赔钱赔钱!!”

“你说啥呢?啥睡了?”杨招财没听懂。

“你进屋看看,你儿子就在我妹妹炕上躺着呢,俩人好亲热,抱上还不撒手了。”

“啊?”杨招财一听也气得不轻,背着药箱子冲进了巧玲的闺房。

进去一瞅,他的老脸腾地红透了,眼前的一切不堪入目。

巧玲真的跟儿子进宝在一块,不过俩人都没解衣服,就是在捂暖。

亲热的样子让杨招财无地自容,羞愧满面。

“招财叔,您来了?”瞅到杨招财,巧玲赶紧坐起来,跟他打招呼。

“喔……来了。”杨招财不知道该说啥。

“具体的情况您已经瞅见了,从今天起,俺就是进宝哥的媳妇了,也是您儿媳妇了。现在他喝了姜汤,烧已经退了,您把他领走吧,明天,俺会安排人到你家去说媒。”巧玲不慌不忙,抬手理了一下前额的秀发。

“这个……。”杨招财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孩的话太直接,将他呛住了。

山里的女孩都很野,可像巧玲这样疯野的丫头,他第一次见。

“那进宝……能同意?”杨招财没办法,只好敷衍。

“不同意也由不得他,他抱了俺,亲了俺,也摸了俺,俺不信他是个绝情的人。再说了,俺这辈子非他不嫁,他不娶俺,俺就死在他面前!”巧玲抿着嘴,态度仍旧不温不火。

“那行,我先把他弄回家,相亲说媒的事儿不急,等几天他好一点再说,我跟他商量一下。”杨招财还是敷衍,好想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自己儿子躺在人家一个姑娘家的炕上,盖着人家姑娘的花被窝,的确不像话。

上去摸摸儿子的额头,果然不烧了,杨进宝睡着了。

巧玲帮男人灌了姜汤,用自己的身体帮着男孩捂暖,起到了效果。杨招财又给儿子打一针,这才跟巧玲爹一起将杨进宝抬起来,扔在了毛驴车上。

杨招财就那么将儿子拉回了家,半路上一边走一边兴奋:“傻小子,你好福气啊,娶到巧玲这样的丫头做媳妇,咱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大山里太穷,谁家娶个媳妇都不容易,好姑娘不是嫁到山外去,就是打工离开一去不回。

现在,竟然有个俊姑娘哇哇往儿子怀里扑,杨招财当然求之不得。

仔细瞅瞅驴车上熟睡的儿子,杨招财的心里就扬起一种满足感。

好儿子啊,比你爹我当年可猛多了,就是讨女人喜欢。说不定儿子已经把人家姑娘给……咔嚓了。

咔嚓了好啊,巧玲肚子里怀上杨家的种,就有孙子抱了,杨家后继有人了。

想到这儿,杨招财脸上的皱纹就全部绽开,手里的鞭子甩得更响了,嘴巴里也忍不住哼起了小调

“大姑娘美呀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这边的高粱已结穗,微风轻吹哎,哎,哎……七八隆冬强东强,炕!炕!炕!光!光!光!”

三天以后,漫天飞舞的诽谤与诽谤一般的谣言在大山里蔓延开来。

杨进宝那天病重,钻进巧玲被窝的事儿,全村的群众都知道了。

三人一簇五人一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着马二楞妹妹与野汉子之间的不雅事儿。

这个说:“哎呀呀,恁知道不?听说杨招财的混蛋儿子跟马家村的巧玲相好了,他俩啊,都钻被窝了。”

那个说:“咋不知道?听说他俩在学校的时候就好上了,嘴都亲多少回了,还摸……乃嘞。要不是马二愣厉害啊,他俩娃都生一炕了。”

“听说他俩还钻过高粱地,滚过打麦场,马巧玲的肚子里已经播上了杨进宝的种。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

“可不,肚子要大了,瞒不住了,这才不得不找人说媒。”

“伤风败俗啊,老马家这次可没脸见人了,闺女熬不住,想汉子了啊……巧玲那么俊,咋救便宜了杨进宝?”

“人家杨进宝是兽医啊,有手艺,念过高中,识文断字,是个女的就喜欢。小姑娘们可待见他了。”

反正说啥的都有,众说纷纭不止一词。

这些谣言传遍了娘娘山的角角落落,添油加醋,三天不到,就传到了巧玲的耳朵眼里。

巧玲不但没生气,反而噗嗤笑了:“娘隔壁的,跟他们亲眼见的一样,这些多嘴娘们啊。”

“死丫头,你还笑?咱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巧玲娘用筷子敲了一下闺女的头怒道。

“娘,你打她也没用,她就不知道害羞,败坏门风,不知廉耻。赶紧卷铺盖,跟杨进宝过日子去吧。”马二楞也愤愤不平,觉得妹子没出息。

“黑老鸹落在猪身上,只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你跟牛麦苗的事儿,全村也传遍了,咋不说说你自己?是谁跟麦苗嫂在高粱地打滚的?是谁看电影的时候,趁黑摸人家豆苗屁股的?

说到伤风败俗,我那比得上你啊?哥!我是伤风败俗,可你丢的是祖宗的脸,咱爹娘的脸面,祖宗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

巧玲嘴巴一撅,把哥哥那点破事全都抖了出来,辣椒嘴开始发威了。

山村熟妇(乡野往事:山村女人(12))

一句话说得马二楞哑口无言:“行行行,你好,咱俩谁也别管谁,现在村子里的谣言那么多,都说你怀孩子了,咋办?”

“谁爱说让他们说去!那些娘们就是没事干,走东家,串西家,热屁股坐在人家凉地下,撅着那小嘴瞎哒哒……张家长,李家短,弄点油,借点盐,糖不甜呀醋不酸,其实她们自己也偷人养汉……嘴长在别人身上,谁也堵不住,让她们瞎咧咧去呗。”巧玲满不在乎,根本没把那些流言蜚语当回事儿。

“闺女,这样下去可不行,你以后没法嫁人了,只能嫁给杨进宝,要不然名节就真的毁了。”豆苗爹也感到了不妙,赶紧劝闺女,必须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那好,爹,下午俺就找媒人,到进宝哥家去提亲。”

“杨进宝能听你的,他要是不稀罕你嘞?”

“他不稀罕,不答应,俺就住他家不走了。”

“你这不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嘛?”巧玲爹咬一口大葱,觉得闺女没出息。

“贴就贴呗,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他就是块冰,俺也要把他给捂化了。”巧玲咬咬牙,绝不松懈。

“那咱找谁来做媒?”老太太问道。

“你别管了,俺心里有数,媒人俺自己找。”

“净发疯,哪有姑娘家自己找媒人的,让人笑话!”

“笑话就笑话呗,俺就是要自己找媒人,别人还不放心嘞。”巧玲说完,丢下窝窝头不吃了,稀饭也不喝了,梳洗打扮一下,走出了村子。

(未完待续)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