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我是作家老三,头条号素老三,出版长篇小说《离婚真相》《香水有毒》等。2022年我体验生活做保姆,讲述东北人有趣的保姆故事。是故事,不是纪实。请勿对号入座。)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这天晚上,我和老沈原计划是要约会的,可没想到老沈一天也没有给我来电话,晚上也没有找我,我不免有点狐疑。尤其是白天小霞跟我要了老沈的电话。于是,我就主动给老沈打个电话,没想到我的手指一挨着屏幕,就接起了苏平的电话。

苏平恰恰在此时给我打来电话。

苏平笑着说:“红姐,你说话咋这么冲呢,跟沈哥生气了?”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别提了,老沈不是个东西,约好今晚见面,可他一天都没搭理我,晚上也没来个短信,放我鸽子!”

苏平笑着说:“沈哥可能是有事儿了。”

我说:“有事来不了这都正常,可你都来个电话呀!我倒好,傻老婆等“苶”汉子,一天也没等个短信。”

苏平说:“也许是沈哥忘带手机了吧。”

我说:“你可拉倒吧,别替老沈找理由了,你以为他是德子,进了医院在手术室外面等你,没时间回家取手机?老沈给大哥开车,大哥在公司里很少出去,他一天天闲得悠悠的,还没时间回家取手机?他不定跟哪个女的嘚瑟呢。”

苏平说:“咋地,你发现他有别的女人呢?”

我说:“原来他不是有个前妻吗?他一脸抹不开的肉,前妻一找他帮忙,他就颠颠的贱贱地去帮忙,这次不一定又去帮哪个女的忙了。”

我越说越来劲,之前对老沈有些不满的地方,现在都想起来了,并且还用扩大镜无限地扩大了,反正,怎么说话得劲,我就怎么说。

发泄了一通,我才想起问苏平,给我打电话有啥事。

苏平说:“姐,没事,就是想你了。你要是不开心,出来吃点喝点,聊聊天。”

我一听苏平这口音,不对呀,吃点喝点?她前半生比我还节俭呢?能舍得去饭店吃点喝点吗?

尤其是苏平说话的声音很欢快,我就猜测着说:“你是不是跟德子在一起呢?”

苏平笑了,说:“德子今晚下班早,请我吃烧烤呢,红姐,你也来呀。”

我说:“我不去,不给你们当电灯泡,我要是去,德子还不得烦死我。”

我心里话呀,前些天我还跟苏平说德子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就差劝说苏平跟德子拉倒了。现在人家俩人甜蜜蜜的,我去凑啥热闹。

苏平说:“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找你来吃饭,是德子让我打的电话——你说啥,啊,我明白——”

苏平后面一句话,好像是跟德子在说话。

苏平随后对我说:“红姐,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德子在给沈哥打电话,就是想约你俩来吃点烧烤,可德子刚才告诉我,他给沈哥打电话也没有打通,估计沈哥是有事了。”

哦,老沈没接电话?这家伙干啥呢?忙啥忙这样啊?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我和苏平没再多聊,怕影响她和德子的约会,就挂了电话。我忘了问苏平最近培训的事情有没有坚持去,也忘记问苏平出院后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挂断了电话才想起来,但我没有再给苏平打电话,等明天白天不忙的时候,我再给苏平打电话。

这天晚上,我犹豫了半天,后来,我没有给老沈打电话。他要是忙,就随他去。他要是跟前妻在一起,也随他。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一纸婚书的约束,他想做什么,全凭他自觉。

后来我又想,他要是真和他的前妻在一起呢?当然,他们在一起,不可能是那件事,假如他又帮他前妻去干活呢?

有些女人离婚之后,看不得前夫过得好。前夫要是过得好,再找了新的媳妇儿,这个前妻没事就找前夫帮忙,前夫又念着旧情,就去给前妻帮忙。那他的新媳妇肯定不高兴啊,就得找他吵。

好啊,前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想看你们吵架。

当然,前夫离婚之后,也看不得前妻的日子过得好。前妻要是过得一穷二白,他就到别处炫耀了,前妻要是过得比他好,他多半会去前妻那里胡搅蛮缠,以孩子爸爸的名义住下,跟狗皮膏药一样,撵都撵不走。

我知道,老沈肯定不是狗皮膏药的前夫,但老沈的前妻可有点狗皮膏药……

这个社会,现在是越来越多的人表现出只要你过得不如我好,我心里就舒坦——

算了,啥也不想了,这个电话,我不能给老沈打。他失约了,我还贱贱地给他打电话?我咋那么上赶着呢?

我带着大乖出去溜达了一圈。我不时地往旁边看,内心深处是希望老沈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但今晚,连他半个影子也没看到。

回到家,拖地,洗洗涮涮,最后决定洗被单。说干就干,咔咔地把被单撤下来,把被罩扒下来,往洗衣机里放水,洗被单。

半夜八九点钟,我用洗衣机洗被单。洗衣机轰隆隆地响起来。好在我家楼上楼下都没人居住,左邻右舍我就管不着了,洗好被单,又清洗一遍,挂在晾衣杆上。

我家的洗衣机不能甩干,清洗的时候我要手洗。当年为了省钱,买个简易的洗衣机。我准备这个洗衣机报废之后,我再买个小的洗衣机,像我的雇主家老夫人用的那个小洗衣机一样大,带甩干的。

我发现一个事儿,女人一生气,要么是往死了干活,要么是往死了花Q。两样都够呛啊!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洗完衣服,出了一身透汗,又看到房间里窗明几净的,我心里舒坦了不少。我这人有个习惯,一生气,就可能干活了。

冲了个澡,准备上床休息。却看到手机里进来一条信息,是老沈的。

他说:“我去接你?”

接个P呀?一天没打电话,晚上用着我了,就来接我?我咋那么贱呢?你接我,我就去呀?

我不想回老沈的电话,但又觉得不怼老沈一句,出不了我心里这口恶气。

我回复了老沈一句:“睡了。”

然后,我把手机放到写字台上,到卧室上床休息。啥事也不能影响我睡觉,我一天怎么着也得睡六七八个小时。

早晨,我是被闹钟叫醒的。也许是昨晚太累了,睡得很实。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我还是坐起来了,但是从身体到心里,我都不想起来,还想再睡三个小时。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到卫生间冲个澡,总算是精神了。

我想起老沈昨晚给我发来的信息,又想起我给他的回复,略微觉得有点不妥。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老沈再也没发来信息。可能他也生气了。

生气就生气吧,爱谁谁!

我忙完早晨的工作,去老许家上班。许家老沈前天送去的蔬菜还够吃一天的,我就没去超市买菜,直接骑着自行车去了我的雇主家。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一进院子,没看到小霞。只见窗前放着躺椅,老夫人躺在躺椅上,手里拿个蒲扇遮着眼睛,她身边放着婴儿车,妞妞在车里嗦喽手指头玩呢。

我说:“大娘,小霞没来呢?”

老夫人说:“她一会儿就到了。她家在旁边的一个小镇里,交通不太方便,刚才打电话,说等车呢。”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大娘,小霞家里都啥人呢?她丈夫干啥工作的?”

老夫人从藤椅上坐起身子,因为她的手臂用不上多少力气,躺椅就来回地摇晃起来。我过去帮着老夫人固定住藤椅,老夫人才顺利地在藤椅上坐直了身体。

老夫人说:“我听小娟问过小霞,丈夫很早就过世了。”

哦,这么说,小霞现在是单身。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我说:“小霞孩子多大了?干啥呢?”

老夫人说:“听小娟说,她好像没孩子。”

我心里咯噔一下,小霞现在是独居?

我问:“她没再找个对象结婚呢?”

老夫人说:“好像又找了两个,没过到一起去,就散了。”

我心里忽然有个想法,就说:“大娘,你给小霞介绍个对象呗。”

老夫人抿嘴笑了,没说话。

我以为她没听清我的话,我又说了一遍。

老夫人慢悠悠地说:“我要是做媒人,我得担两头啊,男方的人品我要熟悉,女方的人品我也得摸透,要不然给双方介绍到一起,将来过得好了,没说的,要是处到一起去,再一天天的俩人打得尘土飞扬,我呀,那不是作孽吗?”

老人的话把我逗乐了。我说:“大娘,那你去年咋想起来的,给我和老沈介绍呢?”

老夫人乐了,看着我,说:“小沈是个好孩子,当年救过你大哥,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像我老儿子一样玩麻将,人家小沈啥坏毛病都没有,就一个缺点,太老实了,太善良了,容易被人欺负。”

我心里说,他还被人欺负?他欺负我吧。

老夫人自顾自地说下去:“你在我家干了一百天保姆之后,我品你这个人吧,还不错,除了脾气急点,其他都跟小沈一样一样的——”

啊?我还跟老沈一样样的?我问:“大娘,我俩咋一样啊?”

老夫人说:“你们俩吧,这些年都是自己一个人挺门儿过日子,都特别刚强,都是自己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的,都是节省着过日子。买房子,都不拉饥荒。这样的人,我才能往一起捏呀!要是一个节俭的,一个穷吃脏喝的,那我肯定不能往一起拢,那我老太太不是行善,那是作恶呀!”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老人的几句话,把我说感动了。老人并不是当初心血来潮,把我和老沈介绍到一起,是老人在心里盘桓了多日,考察我一百天之后,才决定把她手里攥着的一颗好人的牌,交到我手里的。我呀,要珍惜呀!

想起昨晚怼老沈,有点后悔,想着一会儿给老沈发个短信吧,或者打个电话。

正在这时候,院外忽然有轿车驶过来,停在门口。我回头去看,呀,是老沈的车。我心里掠过一阵惊喜,老沈是来找我的?

这念头刚起来,就看到车门打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从车里下来,随后,一件杏黄色的连衣裙从车里钻出来。

我的天呢,从车里下来的竟然是小霞。

小霞怎么坐老沈的车呢?

小霞提着她的挎包,脚步轻盈地走进院子,看到我站在门口,笑着说:“红姐,你来得早啊。”

我没好气地说:“早啥呀,都快十点了。”

小霞立即回怼我,说:“我昨天十点从这走的,现在不到十点我就回来了,我放假还不到一个整天呢。”

我没搭理小霞,我往院外看去,我想看看老沈的脸,他还有脸看我吗?

老沈没有下车,直接开车走了。

这都是啥人呢?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我转身进了客厅,把我的包放到保姆房,换上干活的衣服,走到厨房,扎上围裙,开始择菜做饭。

许夫人一直没有下楼,智博也没有动静,他可能是跟小晴去玩了。放暑假了,孩子们都松了一口气。成人呢,没有寒暑假,哎呀,不对呀,我今天应该放假呀!我咋忘了这个茬儿呢,咋又来上班了?我上班有瘾呢?

我被自己气笑了。算了,这周不休了,下周休吧。

我给许夫人发个短信,问中午都做什么饭菜?她只回复了两个字:“随便。”

看来许夫人心情不好?

我就做了排骨炖豆角,蜜蒸南瓜,又拌了糖醋黄瓜,煎了一个鱼。

午饭时候,许夫人从楼上下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穿着家居服,坐在餐桌前,喝了半杯水,对我说:“红姐,昨晚发生啥了,你猜都猜不到。”

我好奇地看着许夫人,问:“发生啥了?”

许夫人说:“昨晚妞妞一直不睡觉,吭吭唧唧的,作人呢!我昨天又打扫卫生了,累了一天,就想睡觉,可妞妞不睡啊,还吭唧,较劲子,我气得给了她一巴掌,哎呀,妞妞这顿哭,委屈坏了,把我妈都惊动了,我妈都上楼了,给我训了,不让我再打孩子!”

许夫人说着,笑了。

我说:“海生呢,他没帮你看妞妞啊?”

许夫人的脸色撂了下来,淡淡地说:“他呀,看孩子还能指上他?”

我说:“那妞妞后来是谁哄好的?”

许夫人说:“我妈哄着她,睡在妞妞的小屋,后半夜没听见她哭,我也睡着了。”

我往门外看了一眼,小霞正推着婴儿车进屋,老夫人撑着助步器走到门口,嘿,小霞没有给老夫人把这门,门直接在老人面前关上了。

许夫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她眉头略微皱了一下,就赶紧站起来,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向门外的老夫人说:“妈,别着急,我给你开门!”

许夫人的声音很大,我猜测,她一半是说给老夫人听的,一半是说给小霞听的。

小霞回头往门口看了一眼,推着妞妞往餐桌走来。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这天,妞妞不太省心,一直尿叽叽的。小霞就在沙发前抱着妞妞,许夫人、老夫人还有我,坐在餐桌前吃饭。我照例是把每样菜都拨出来一点,给小霞留着。

许夫人买了两个餐碟,就是那种学校食堂用的餐碟,上面分出几个格,每个格子里能放一样菜。

许先生中午没有回来吃饭。

许夫人吃完饭,抱起妞妞,到客房去喂妞妞。老夫人也吃完了,撑着助步器在房间里缓缓地走着,消化食儿呢。

小霞来到餐桌前,我把给她留出来的菜要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小霞说:“不用热了,天气热,菜凉着,我吃正好。”

我就把盛着饭菜的餐碟端到餐桌上。

小霞用筷子扒拉着我留给她的三样菜:糖醋黄瓜,蜜蒸南瓜,排骨和豆角。她拨拉半天,抬头望着我,说:“咋没有鱼呢?”

小霞的话,把我问得愣住了。

在许家,有两个固定的菜,就是排骨炖豆角和煎鱼。这两个菜基本每天我都会做一次。对于煎鱼这道菜,老夫人一口都不吃,除非许夫人给她夹一点鱼籽或者是鱼肚,老人才会吃,她怕鱼刺扎到。

我呢?我不吃鱼,是因为吃鱼要吐刺,在雇主家里啪啪地往桌上吐刺,不雅观。再有,我也不太喜欢吃鱼。

在许家我做煎鱼,要是许先生在家,我就煎两根鱼。因为智博也不太喜欢吃鱼,智博喜欢吃排骨和牛肉。如果许先生不在家,我就煎一条鱼。这条鱼,许夫人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你说我把许夫人的鱼切下来半块,给小霞留起来?我能那么做吗?

除非许夫人吩咐我这么做,否则,我不会主动这么做的。

见小霞问我,我愣怔了一下,脑袋半天才转过来。我说:“那根煎鱼是做给小娟吃的,也就够她自己吃。”

小霞说:“你明天煎两根鱼。”

我沉吟了一下。

小霞接着说:“我看出来了,你和大娘都不吃鱼,可我喜欢吃鱼,你明天就多煎两根鱼,反正他们家也不在乎一根鱼Q。”

我感觉小霞说得不对,但好像说得也有点道理。可我不愿意这么做。尤其是为小霞多煎一根鱼。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我在厨房收拾卫生,小霞坐在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絮絮叨叨地跟我说:“我之前下户的那个人家,他们家可趁了,住的是独立的三层楼,楼顶还有个阁楼,地下还有个地下室,要是算起来,一共五层,他们家雇L 三个保姆,一个做饭的,一个扫地的,一个就是我,高级育婴师。”

我忙着手里的活儿,没搭理小霞。

小霞说:“他们家伙食可好了,每炖都是大鱼大肉,女主人啥也不管,每天就开车上班,男主人一天也不怎么在家,家里就我们三个保姆,他们家做饭的那个大姐可有意思了,每天都做我们爱吃的饭菜,想吃啥做啥。”

我心里话呀,有这样的人家吗?这家归你们了?想做啥吃的就做啥吃的?

我说:“那你咋从她家下户了呢?”

小霞说:“他们家孩子上小学,就不用我看了。他们扫地的也辞了,就留下做饭的大姐。那大姐可能干了,做饭收拾卫生,都是她一个人。”

我没再跟小霞搭茬,我觉得她的话前言不搭后语。

小霞忽然说:“红姐,昨天沈哥送我回家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一大中午了,我都没有想这个问题。看来,小霞昨天问老沈电话,就是要老沈开车送她回家。

小霞又说:“今天早晨,沈哥又去我家给我接来。沈哥这人真好,我妈让我跟他好好处。”

啊?老沈还见了小霞的妈妈?这是送人吗?这是相对象去了!

我不说话不是个事了,只好说:“他还见到你妈了?”

小霞说:“啊,我就想让我妈见见他——”

小霞吃完饭,就去看护妞妞了。

我拿起小霞吃的餐盘,咣当一声,丢到水池里。

我就恨我自己,昨天为啥要把老沈的电话给了小霞。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和小霞低头不见抬头见,天天在一个房间里,如果我不给小霞电话,小霞也会从其他渠道得到老沈的电话,比如,许先生。再说,老沈经常往许家跑,小霞直接跟老沈要电话,老沈也不会不给她的。

但我没想到,小霞给老沈打电话,是要老沈送她回家。她脸咋那么大呢?不熟悉的男人,就让他送你回家?

老沈也够意思啊,今天早晨还颠颠地开车去了一趟小镇,把小霞接回来。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感情了。

我和老沈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我每次回家,都不会麻烦老沈开车送我。那车是大哥的车,好车。再说让老沈开车送我回家,来回要四个小时,多累呀。

可没想到,我舍不得累老沈,小霞可真是舍得累老沈。刚认识两天半,就让老沈开车送她回家——

以前听过一句话,说,贤妻良母就是被男人背叛的。能作妖的女人,男人才能把你当回事。

看来,我是不会作妖啊。

我越想越气,没想到老沈昨天一直忙乎这件事,把和我的约会忘记了。他可真行啊!

这一天,老沈也没有给我打个电话,发个短信。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晚上,许先生又没回来吃晚饭。饭后,许夫人给许先生打电话,不悦地说:“你啥时候回来?明天我还要回娘家呢?你不早点回来准备准备?”

许先生在电话里说:“明天不能走,冯总还没走呢。”

许夫人生气地说:“你什么意思啊?冯波要是一辈子不走,你还陪她一辈子呀?”

许先生说:“你咋说话呢?吃枪药了,说话这么冲?”

许夫人很不高兴,她说:“你一天没回来,昨晚也不知道睡到哪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好好跟你说话呀?我告诉你许海生,我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回娘家,你要是今晚回来呢,就跟我一起回去;你要是今晚不回来呢,我跟妞妞就在我妈家常住。早晚这个家你也不回来!”

许夫人生气了,把电话扔在餐桌上,就出门了。

出门散心去了吧?

原来,许先生昨晚去打麻将,竟然一夜未归。这有点说不过去了,虽然是做生意,陪客户。但是也不用陪一宿啊?

小城巴掌大的地方,抬腿迈两个门槛子就到家了,许先生却夜不归宿,的确让人生气。

男人呢,咋都这么不靠谱呢?连老夫人嘴里的老实人,善良人——老沈,都开始接送小霞上下班了,也难怪许先生夜不归宿。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许夫人在外面走了一圈,很快回来,大步地上楼了。我看许夫人寡淡的一张脸,我觉得她可能是上楼收拾衣服,不管许先生同意不同意,她明天都要回娘家了。

厨房快要收拾完的时候,许先生被小军开车送回来了。他一进房间,看见老夫人自己坐在沙发上,就问:“妈,小娟呢?”

老夫人说:“她上楼了,我看她脸色不好,是不是你招她生气了?昨天一晚上,你咋不回来呢?我给你发短信,都不理我。”

许先生说:“我手机没电了。”

许先生伸手端起茶桌上的凉茶,咕咚喝了一口,说:“我上楼看看小娟。”

许先生脚步腾腾地上楼了。很快,楼上传来两口子争执的声音。

我听见许先生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发啥脾气呀?”

我隐约听见许夫人说:“嫌我脾气不好啊?谁脾气好,你跟谁过去!”

许先生说:“你啥意思啊,不准备好好说话,要打架呀?”

许夫人说:“打架我怕你呀?”

然后,传来什么东西噼里啪啦的响动,好像是许夫人把什么东西砸在许先生的身上了。估计也砸不坏,许夫人的房间里除了一个相框是移动的,剩下的许夫人能拿动的,也就是枕头,打不疼人。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两人争执了几句,许先生就下楼,来到大厅。

老夫人说:“你在外面嘚瑟一天,回家还显摆啥呀?”

许先生说:“妈,哪次我俩吵架,你都向着她,你不能因为她是女的,就向着她。我嘚瑟啥了?我的工作就陪客户,不让我去陪客户,我咋挣Q呢?再说刚才我上楼,她也不让我说话呀,劈头盖脸地就拿枕头揍我——”

老夫人说:“揍疼了吗?过来,让妈看看——”

许先生走到老夫人跟前,说:“妈,她给我揍得可疼了——”

老夫人见许先生走到她跟前,老夫人伸手就去拧许先生的大腿,说:“哪疼?你说哪疼?”

许先生疼得半跪在老夫人的面前,呻吟着说:“妈,哪也不疼了,快点松手吧,家里的保姆都看着呢!”

老夫人这才松开手,说:“我告诉你小海生,你别以为我老了,不中用,我打你还是能打动的。小娟要回娘家,你就送她回娘家。她娘家弟弟住院回来了,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你还不送她回去?你一天天的脑袋想啥呢?”

许先生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用手揉着大腿,低声地说:“妈,我也不想拦着小娟,是这里面有点情况——”

老夫人抬手又要打许先生,问:“啥情况?你给我说明白?”

许先生一把攥住老夫人的手,把老夫人的手压在他的手下,按在沙发上。他说:“妈,我都多大了,还动手打我——”

许先生又飞快地回身,顺着楼梯往二楼看了一眼,这才低声地对老夫人说:“妈,情况是这样的——”

(喜欢我的文章,请评论、点赞、转发,感谢之至!)

女作家去做保姆——情感的裂缝(372)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