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犯下又一滔天罪行——无辜少女暴力侵害,含冤至死

1943年4月的一天,刘面换的家中突然闯进4名日本兵和3名伪军。两名日本兵进屋后强行将她拖出村外,在村口,刘面换遇到被同样拖出的另外两名本村少女,那一年,刘面换仅仅十六岁。

侵华日军犯下又一滔天罪行——无辜少女暴力侵害,含冤至死

剧照

刘面换生活的羊泉村是一个距离日本据点30里的小山村,而且是在一个很深的山沟里,村里不到90户人家,300来口人。在日本鬼子开始占据羊泉村的时候,一度被划为无人区。

村子里的老百姓被全部赶走。村子里的房子被全部烧光。为了躲避残暴的日本鬼子,刘面换整日脸面上涂上锅底灰,身上穿上了破破烂烂的旧衣服,钻进人群的中间,生怕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但后来还是由于汉奸告密,最后鬼子发现了刘面换的住处。

侵华日军犯下又一滔天罪行——无辜少女暴力侵害,含冤至死

刘面换老人

出村后,鬼子叫刘面换出去开会,哪个姑娘敢跟他们出去开会,刘面换不肯出去,汉奸就上来打她,一边打一边往外拖。 不理会刘面换父母的苦苦哀求,强行把她拖着走。刘面换看到几个日本鬼子押着同村的两个姐妹,一边高声叫骂,一边踢打她们。刘面换突然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她吓坏了,拼命反抗起来。

  最后日本兵用绳子“像串蚱蜢一样”将3名少女拴连在一起牵进据点。裹着“三寸金莲”的3名少女脚小走不动,日本兵就用枪托猛砸。晚上,一群日本兵禽兽般撕掉刘面换等3名少女的衣服,在她们无助的哭喊声中,实施强暴。

侵华日军犯下又一滔天罪行——无辜少女暴力侵害,含冤至死

日本兵

有个日本兵拿着枪把刘面换逼进一间空房子,刘面换以为到了他们所说开会的地方了。可是一看,房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再一看,那个日本兵用刺刀逼着刘面换的心口。

刘面换一下子吓坏了,以为鬼子要杀死她。他端着刺刀比划着,嘴巴里说着,“剥了,剥了”,刘面换从比划中这才明白鬼子要强暴她。这时的刘面换又怕又没处躲,不敢有一点的反抗,被迫脱掉衣服,任凭他欺负。

  接下来的日子里,刘面换天天重复着同样的梦魇。有一次,8个日军轮奸刘面换,她实在受不了,就大声哭、大声喊,日军不让她哭喊,把她的嘴用手捂住……

几天下来,刘面换已经不能正常走动了,到厕所或者到外边去晒晒太阳也只能爬着去,每爬一步都非常吃力。

侵华日军犯下又一滔天罪行——无辜少女暴力侵害,含冤至死

剧照

那个时候,羊泉村也和其他的治安村一样,每天都要派人去给日本人人送吃送喝的,同时还要派几个男人到日军据点去干苦力活。

刘面换父母几乎每天都要拜托到据点去干活的和送东西的人,让他们帮忙打探刘面换的情况。一边打听一边想办法找关系进行各方面的营救。

半个月以后,父母亲托人把伪村长刘昇如从他的亲戚家请回来,让他到据点去跟日本兵说情。但是毫无作用,日本兵理都不理,而且还因为其他的事情把伪村长也关押起来。

侵华日军犯下又一滔天罪行——无辜少女暴力侵害,含冤至死

刘面换晚年

  被持续蹂躏40多天后,刘面换已全身浮肿,不成人形,她无法坐,也无法走动。最后,她的父亲凑足100块大洋,多方疏通关系,才把她救出魔窟。

为救女儿,父亲把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卖掉,又把一群绵羊送给日军,日本人还是不肯放,是答应“治好了病还来”才被带回家的。日军才允许放她回家治病。 刘面换的父亲用箩筐把她抬回家。

刘面换,这个山西盂县西潘乡羊泉村的侵华日军性暴力受害者。据说,刘面换的父母生了好几个孩子都夭折了。为了保住她的命,父母捏了一个面人来代替她去死,她的命是用面换来的,因此给她取名“面换”。作为性暴力受害者,没有人愿意娶刘面换。

多年后,其父才给她找了个丧偶、且比她大10岁的男人。由于丈夫去世早,刘面换独自抚养五名子女长大。

刘面换后来告诉记者,在日军士兵把她往炮楼里拖拽时,她宁死不从,结果被对方用枪托打断了左肩膀,此后左臂落下残疾,连饭碗都端不住。

1992年,刘面换勇敢地站出来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和经济赔偿,在得不到日本政府的一点音讯回答后,在刘面换的提议下,刘面换和李秀梅、周喜香、陈林桃四人组成第一批“日军侵华战争中国女性受害者原告诉讼团”,在中国向日本政府提出起诉,于1995年8月7日第一次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起诉。

2001年6月23日,东京地方法院宣判原告败诉。拿到判决书的刘面换和其他3名受害者决定继续上诉,她们要求日本政府向日本侵华战争中女性受害者公开赔礼道歉,并支付赔偿金10万美元。

与她们所遭受的非人折磨相比,这些诉讼要求并不过分,日方不接受这些要求,刘面换就坚持上诉,坚持打官司。”老人在采访她的记者伸出长短不一的双臂:她的左臂因遭日军殴打而早已残废,不能从事任何体力劳动。一到阴雨天,她身体的多个部位会长时间疼痛。

2003年11月,75岁的刘面换老人再次飞往日本东京,这是她第4次前往当地法庭陈述当年被迫充当慰安妇的受害事实。陪同的只有窦运生,窦是一名志愿者,负责照顾刘面换的起居生活,同时也是老人的日文翻译。8年前,在中日双方律师和其他民间人士的帮助下,刘面换和另外3名慰安妇联名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向日本政府讨还公道。

侵华日军犯下又一滔天罪行——无辜少女暴力侵害,含冤至死

中国受害者要求赔偿

2012年4月12日晚11时13分,已是卵巢癌晚期的刘面换,带着深深的遗憾,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人世,享年85岁。

目前有资料可查的孟县性暴力的受害者有24名,她们是:

万爱花 太原市北郊区建河乡

南二坡 盂县西烟镇后河东村

张先兔 盂县西烟镇西村

赵润梅 孟县西烟镇南村

张五召 孟县东梁乡小湖村

李喜梅 盂县西烟镇北村

李秀梅 盂县西烟镇北村

杨时珍 孟县南社乡薛梨沟村

王改荷 孟县南社乡侯党村

高银娥 盂县南社乡黑石密村

刘面换 孟县西盘乡羊泉村

尹林香 孟县西烟镇后河东村

尹玉林 阳曲县东和水乡阿赛村

尚春燕 河北省南章城乡小梁江村

杨喜荷 盂县西烟镇西村

赵存妮 盂县西烟镇上文村

周改香 孟县西盘乡班泉村

周变香 盂县西盘乡同楼村

王变莲 盂县下社乡泽泊村

陈林桃 孟县下社乡秋子峪村

郭喜翠 盂县西烟镇北村

周喜香 孟县西盘乡李庄村

侯巧莲 盂县西盘乡高庄村

侯冬娥 孟县西盘乡高庄村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