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胸文章(第一部分 忍辱含羞)

“ 姐姐,姐姐……”西施被一声声熟悉的呼唤叫醒。她慢慢睁开眼睛,朦胧中看见东施坐在身边。西施甚感诧异。她以为自己仍在做梦。最近,她老是这样恍恍惚惚。自从几天前被那些人强行破了身,她就一直处于这种痴痴迷迷的懵懂状态。她老是想起当时的那即可笑又可叹的一幕:那个操持着犀牛角的老嬷嬷如获至宝地从西施的下身取下那块白色衬巾,喜气洋洋地拿到那位负责记录的女吏面前让她看验记录,然后又兴冲冲地对另一个年龄较小一点的嬷嬷道:“速速报知太宰大人!西施姑娘喜见落红……”“西施姐姐……”东施又叫了一声。西施终于看清了坐在床榻边上的东施。“怎么,你……”西施坐起身子,用一只手抚摸东施的面颊。她记起来了,又疑惑了。

怎么,东施是第一批入吴的越国贡女,为何此刻她不侍奉吴王而是坐在这儿。西施以为每一个贡女都会像她一样被幽闭起来,随时等待吴王“垂幸”。再说,她们都是亡国为奴的人,吴国怎会不严加提防。吴越之间曾就发生过奴隶行刺的事——在并不遥远的五十年前,吴越两国在边境发生战争,吴国俘虏了大批的越国士兵。当时的吴王余祭便把这些奴隶赏赐给吴国的贵族们当奴隶。他自己也挑了一些身强力壮的守护宫城和做他的徒人(徒步行走的侍卫)。一次,余祭王乘坐“艅艎大舰”行江,酒醉后卧于舰舱内榻上。有一名越俘徒人侍候在侧。这名越俘徒人内心十分痛恨吴王余祭屠杀越国人,就趁余祭昏睡不醒,拔出余祭的宝剑砍下余祭的头颅。吴越两国从此结下了深仇大恨。 “东施妹妹……”“西施姐姐……”看见西施落泪,东施也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东施是一个头脑简单、心地善良的女孩,她与西施是堂姐妹,也住在施家渡的苎萝村。苎萝村是一个比较大的村落,有几十户人家。一条溪水——若耶溪——穿村而过,将苎萝村一分为二。溪水西边叫西村,溪水东边叫东村。西施的家在西村,东施的家在东村。西施是西村最美丽的姑娘,东施是东村最美丽的姑娘。因为全村都姓施,所以人们就把西村最美的姑娘叫西施,把东村最美的姑娘叫东施。施家渡的苎萝村山清水秀,地灵人杰,代代出俊男美女。苎萝村人人爱美,家家崇美向善。西施和东施都十分美丽动人,只是西施更加贤淑聪慧。

东施羡慕姐姐西施的聪明美丽,便处处用心模仿西施。她模仿西施穿衣,模仿西施辫发,还模仿西施说话,模仿西施走路。西施生来有胸痛的毛病,疼痛时以手掩胸,秀眉微蹙,楚楚可怜,惹人怜爱。东施见状,也每每手捂胸口,紧蹙眉头,常常惹得村民失笑不已。但既然孔圣人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大家对东施的模仿行为也就见惯不惊听之任之,不做太多的议论。听说西施要许配给鸬鹚湾的小伙儿郑戈,东施也就想要嫁给郑戈。郑戈是郑旦的亲哥哥。鸬鹚湾离苎萝村不算远,只隔一座小山和一条浣江。竺罗村的施记和鹭鷀湾的郑记都是大户,世代通婚,差不多家家都是亲戚。郑戈常常带着妹妹郑旦来苎萝村玩耍,西施和东施也经常到鸬鹚湾串亲。他们从小儿就认识。他们经常一起爬山戏水,还在一起拔猪草,挖山药,采蜂蜜,摘鲜花。郑戈是个孩子王,总是照护着大家。在山上碰见个狼啊蛇啊毒蛛啊什么的,郑戈总是一马当先排除万难。他还跟他爹学会了不少疗伤急救的土办法,在有人受伤时他总能让大家化险为夷。有一次,东施的嘴唇让蜜蜂蜇了,郑戈哥哥还嘴对嘴地给她吸过毒呢。东施因此也和大家一样十分佩服和喜欢郑哥哥。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赢得郑哥哥。后来,听郑旦说郑家要来西施家给郑戈提亲,她就又只能羡慕西施了。遗憾的是,婚嫁这等大事实在不能模仿。

现在,她们姐妹都被送来吴国做了贡女,那就谁也嫁不了英俊的勇敢的可爱的体贴的郑哥哥了。这件事想起来就让人伤心。“姐姐,吴王……幸……过你了吗?”姐妹俩见了面,寒暄了几句后东施羞答答老实实地问到了这个问题——本来这也就是她们所有贡女都面临的第一大问题。西施摇摇头,她的脸绯红了,暗嗔妹妹东施怎么会问这样不知害臊的问题。可实际上,她也想问东施这样的问题。倒不是急于临幸,而是出于好奇。听身边的宫女说,郑旦已经得到了吴王夫差的宠幸。东施和郑旦是同一批也就是第一批送来的,在西施想来她也应该已经受到吴王相同的“对待”了。“我也还……没有。”不待西施说话,东施又老老实实地自己说出了自己的情况。“可……这是……为什么呢?”西施有些不解,她一直觉得东施也很美丽,而且如果仅就身体的丰满结实而论,她们几人当中东施当属第一。

越国乡下人很看重女孩子的这一特质,认为这种身体的女人性感,能生会养,能让夫家人丁兴旺。为什么吴王夫差就不看重这一点呢?东施眼泪汪汪地低下头,一副委屈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她抽抽嗒嗒地说,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听说吴王的嫔妃有两三百人呐……”“呃……你听说么?”西施十分惊讶,她虽然也知道做大王的的确都妻妾成群,但要说吴王夫差有这么多女人,她还是有些不大相信。不过,吴国攻陷楚国时仅从歅都就虏得六百美人的事也倒风传一时。

“听郑旦姐姐说,越国这几次送来贡女三四百呢。吴王夫差挑好的自己留下,他看不上眼的就赏给他的大臣将军们。”“呃……那我们……那你……”西施不知该怎么说,她还是有点半信半疑。“我想回家,我不想嫁给吴国的那些残暴的将军。”东施带着哭腔道,眼泪又流了出来,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这恐怕……由不得咱们。”这一点西施倒是十分明白。(待续)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