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妮玛(金星启示录(7)杜托尼亚)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我阿姨总是会为我暗地里策划各种特殊体验,而且每次都不事先透露,好让我能够一直对生活中的新事物有所期待。其中之一就是我们到市里舞会大厅去玩的那一次,那也是我的亚蕊娜阿姨精心策划的行程。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我们金星的肉身文化,也就是所有人都还不能靠自己离地飘浮是什么感觉。

那是我第一次前往杜托尼亚的市中心,因为这是在我开始到艺术殿堂学习之前不久的事。虽然我们的村庄就在附近,但我还是个需要靠我阿姨和姨父的指引来进行各种生活体验的孩子,所以我从来不曾自己一个人去探索市中心的美好,尽管我知道它很美。

其实市中心是没有住人的,正如我之前提过的,无论是杜托尼亚还是金星星光层界里的任何一个城市,都完全没有商业行为或工业存在。我们的城市都是文化中心,就跟你在童话故事里读到的一样迷人可爱。

我对杜托尼亚长什么样子并没有很清楚的概念,所以在准备这个行程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各种臆测。而这一晚也是我第一次尝试盛装打扮。亚蕊娜阿姨拿着一件天空蓝的连身洋装走进我房间,它有着垂坠飘逸的袖子,还有布满整件洋装的白色柔软云朵。而在我的胸口则是明亮的太阳,向四周散放出光芒与温暖。我超爱这件洋装!

我们朝着市中心的方向缓步穿过村庄,这趟路本身就是种享受。我们当然可以直接让自己现身在舞会大厅的门口,但是这样一来,这趟行程就没那么有意思了。在我们头上,天空是一片深橘色,点缀着一丝丝的粉红。

我的几个朋友也加入我们一起欣赏我们邻居家那些有如梦幻国度般的美景,每一间房子都有着独特的设计,并且用令人惊叹的造景方式在房子四周种植了各种树木、灌木丛和花朵。我们常常会停下来闻闻我们最喜欢的花儿的香味,聆听欢欣歌唱着的鸟鸣声。伴随着那熟悉、隐约的海浪拍打声,我们犹如受到款待般地享受了一场大自然最优美的交响乐。在穿过草原和小小的木材区之后,我们来到一座有着东方外形的拱桥旁,它连接了横跨在我们村庄与市中心之间的峡谷。

我该如何形容我第一眼见到杜托尼亚时所看到的动人美丽呢?我们的城市必须眼见为凭,无法言传。看着这个粉白色城市中所有的学习殿堂和博物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超过两层楼以上的建筑物。而当我们越走越靠近四处可见、繁花盛放的花园时,我的兴奋之情更是高涨。

杜托尼亚四周环绕着一圈带有异国风情的建筑物,它的设计如此壮丽又多样,我的感官完全被颠覆。塔楼、圆顶、球状物还有金字塔,全都随心所欲地被运用在其上;而尽管大部分殿堂都是粉色系,其中有一些却是用了珍珠母贝,内层表嵌了黄金所做的珠宝。另外一些则是以各种发光的金属或水晶打造而成。每一栋都是如此风情万种而且独一无二。

舞会大厅看起来就像是个巨大、薰衣草色的球状物。我们沿着一道狭窄的螺旋楼梯来到入口处,我们的朋友和邻居聚集在大厅走廊上欢迎我们的到来。在那儿,我们每个人都拿到一支镶了珠宝的夹子,让我们把飘逸的长裙摆系好,免得它们飞到我们头上。男士们的跳舞长裤刚好裁切到脚踝处,而且是膨胀的气球状。

走进舞会大厅就犹如走进空气里一样,瞬时间你就飘浮起来了。我简直无法呼吸。我感觉自己彷彿在太空深处里跳舞,因为这个超大球体的墙壁特别设计成就像是深蓝色星空的模样,而且还有流星划过的特效。

在舞会大厅的边缘是个阳台,杜托尼亚的音乐家们演奏着我所听过最接近天堂般的音乐。阳台的摆设也非常浪漫,桌子上点着烛光,一对对情侣坐在那儿享受着当下的情景和乐音。

身为一个热爱跳舞的人,我希望这个夜晚永远不要结束。这是我一生当中最兴奋的经历,因为在没有地心引力的情况下跳舞,对舞蹈这个艺术来说,可以说是增加了一个全新的面向。许多大人的表现也都和我一样,就好像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这个舞会大厅一样。看着所有人都放开自我做着不同的动作,真是很棒的一件事。有些情侣只是抱着彼此,上下左右地翻动飞舞着。其他人则是跳着精致细腻的民俗舞蹈。孩子们更是玩得不亦乐乎,大玩持玩各种身体特技,并且连成好几个大圈圈。

奥丁姨父告诉我,舞会大厅在我们的文明还属于肉身世界时非常受欢迎,那是在大转化出现之前,这很容易可以理解。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让自己飘浮在空中跳舞。我这么说的意思是,在星光层界里,我们并不会随时去尝试新的体验,直到有人将这些新体验带到我们眼前,或是某个特别的日子到来,就像是在舞会大厅的这个夜晚。

生活在一个没有限制的环境里,我们必须小心不要一想到什么就想要去体验它,否则我们这一生会经常处于做到一半就发现自己没兴趣的状况中,而在星光层界里,这样的一生动辄长达数千年之久(我的奥丁姨父就已经超过一千岁了)。我们总是被鼓励多利用现有的设施,而且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和其他人一起享受人生。

这个晚上,我和我的阿姨、姨父以及一群小朋友一起去参观这栋建筑物的下层。这里是杜托尼亚的乐器行,陈列了多年来人们创造出来的各式各样乐器。其中有些非常特殊、模样古怪,而尽管如此,我还是可以看出现在的哪些乐器是从这些乐器演变而来的。

在我们回家的途中,阿姨和姨父停下来参观一间博物馆,里面陈列了肉身时代的各种发明。我留在外面欣赏四周散放着光芒的建筑物。杜托尼亚没有任何街道,每栋建筑物的四周都布满着一条条美丽的走道。当亚蕊娜和奥丁去参观图书馆的时候,我也一样在外面等他们。这里收集了几个世纪以来所有杜托尼亚人的文学创作。只要是住在我们这个区域的人,随时都可以把自己写的书放进图书馆里。

我已经很累了,而且我觉得在外面等,不要让自己的大脑一下子塞进太多新的景象和声音,这样会让我比较容易将舞会大厅的记忆好好收藏起来。但我对这个城市的兴趣已经被点燃,所以之后我很常造访此处,特别是艺术殿堂。

那晚在跳完舞之后,我沉浸在全然的喜悦之中,当我告诉阿姨我非常开心时,她说起我母亲也非常非常喜欢跳舞。事实上,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休闲娱乐。这时我才发现,这是亚蕊娜阿姨第一次跟我提到母亲的事。也许她怕会让我的人生再次出现悲伤的回忆。

我从亚蕊娜那儿得知,我和我的母亲有非常多相似之处:我的身形、我的动作,还有我手的形状。大家都说她是个美女。她天生优雅,而她的举止也总是会吸引他人的注意。我的母亲拥有某些特质,她那双会说话、深邃的绿眼睛,总能够触动他人的心。而她和我的奥丁姨父也有类似的特质,她总是关心他人更胜过自己。我阿姨唇边浮起一朵温暖的微笑对我说,我穿的那件洋装其实我母亲小时候也穿过,这让我受宠若惊,自己竟然可以跟这位把我生下来的优秀女性相提并论。

那晚当我已经躺在床上背靠着枕头时,亚蕊娜来到门外问我是否可以进来。「当然可以。」我说。她进来之后在我身旁坐下,拿出一个小木盒给我看,她一边笑一边说,她忘了还有这份特别的礼物要给我,一直到她进了自己的卧室看到才想起来。

木盒里面是一条项链以及搭配成套的手链和耳环,那是我母亲的东西。对她来说它们非常特别也非常珍贵,因为这是我父亲送她的第一份礼物。

我阿姨把这套我母亲拥有多年的珍贵首饰送给我,实在是让我喜出望外。而我更高兴的是知道这套首饰是我父亲寄来给我的。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因为这是一种爱的表示。

偶尔我父亲会向亚蕊娜和奥丁询问我的表现如何,以及我过得好不好。我生日的时候他也会送礼物来,但是我从来没有见到他本人或听到他说话。对他来说,把我母亲的东西寄给我,代表了对我极高的重视。他很难割舍任何属于我母亲的东西。

这真是太美好的一天了,充满了快乐和全新体验!我还记得自己睡着后梦到了我的母亲,还有我和她在一起的第一天,也是唯一的一天。

金星人很少佩戴首饰,大家很早之前就明白,到了某个程度之后,首饰反而会抢走穿戴者的风采。而我们会佩戴的那少数几件首饰,一定要是非常特别而且精心打造的才行。每一件首饰在被创造出来时都带有一份情感,而它也会将这份情感传递到穿戴的人身上。首饰同时也能够反射出穿戴者内在的光与美。在地球上最珍贵也最昂贵的金属与宝石在这里很常被拿来使用,因为在星光层界里,这些东西同样也可以藉由意念创造出来。

蒂萨尼亚人喜欢复杂的设计,也喜欢极简的风格。而因为材料的来源没有任何限制,每个人都可以自己花工夫制作出任何一种想象得出来、最精致也最能搭配自己的物件。

这里没有制作珠宝首饰的工厂,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且具有创造力的个体,所有人都能够制作出属于自己的首饰,就如同大家会动手做自己的衣服一样。一般说来,首饰会从一个人手上传承给另一个人,当作一种爱的信物,而且在制作之初就会先设定好这样的用途,所以制作时也会将它做得坚不可摧。

当我们还是肉身文明时,太空探险家会前往遥远的星球,在那里也会发现一些珍贵稀有的宝石和矿物。每当女人的丈夫带着稀有罕见的宝石或金属归来时,都会让人激动不已。

在特殊场合里,我们会佩戴由自然物品做成的发饰,像是花、树叶、羽毛和珠子。我猜想,美洲的印第安人就是从我们那里得到他们传统发饰的灵感。而我很确定,正是金星的太空探险家把从我们家乡带去的玉米和葵花引介给早期地球上的原住民。

我们其实是非常敏感而且浪漫的人种,这一点绝对错不了,因为我们居住在情感的层界中。我们生命中的快乐绝大多数来自于生活中的琐碎小事,日常的小小快乐,像是我父亲送给我的这份超棒礼物。

亚蕊娜阿姨一直都是个快乐的人,她总是能看见万物好的部分,特别是人。而她也很懂得如何安抚心情低落的人,知道如何让那些紧张、处于高压状态下的人放松。无论情况需要如何处理,她都会慢慢花时间去把事情做好。我就是从她身上学到了非常精确的整理归纳能力。所有东西在我们家都有自己的位置。

亚蕊娜喜欢家里是个简单自然的环境。深深着迷于大自然之美,她不能没有她的室内花园,还有装饰我们家里的那数百株植物。她喜欢每天花一部分时间在室外,照顾那些花儿和正在萌芽长大的树芽。她喜欢劳动她的双手。

我的阿姨和姨父喜欢从事各种有创造力的活动,就跟金星社会中的所有人一样。除了科学工作占去他每天大部分时间之外,奥丁姨父还是位杰出的雕塑家、木工和音乐家,而这还只是他的多项才华之一。亚蕊娜阿姨也很有雕塑的天分,我们花园中的许多雕像和喷水池都是他们两人联手完成的。我们家四间卧室中的两间被用来作为他们的个人工作室,一人一间,第三间则是他们俩的卧室。

弹奏竖琴笛子是她个人的兴趣,而设计与制作各种学习玩具则是她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她非常热衷于开发可以教导孩子、同时也让孩子觉得好玩的新玩具。我从中受益不少,因为她也会先在家测试她的新发明,然后才会把它们送去星光层界博物馆。

在杜托尼亚,亚蕊娜所设计的衣服也相当有名。虽然每个人都会设计并制作自己的衣服,但还是有些人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无趣,所以跑来找她,因为她非常擅长将新设计和新材料整合在一起。我阿姨最主要的考量通常都是:衣服一定要能够搭配每一个人天生的个性特质。

金星的服装风格通常都很宽松飘逸,而且材质轻薄,一般都是用摸起来让人感觉愉快又舒适的材料来制作。某种程度来说,我们金星人非常重视感官享受,但却又不会过度重视到阻碍我们的灵性发展。

因为每个人在实验制作不同风格的衣服、裤子、罩袍和长礼服时,全都具备着非常丰富的个人性,所以金星上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时尚风潮。也因为所有可以想象得到的东西都能够由个人创造出来,每一件衣服都是绝无仅有的。女士的穿着方面,长度到地的洋装是我们文化中最普遍的装扮。而男士方面,很受欢迎的是气球裤和罩袍。这并非是种时尚潮流,而是自然而然的现象,因为大家会聚集在一起就是因为彼此意识开展的程度相当。

如果你去到金星的村庄,你会发现许多人的穿着都有一个共通点:大家都穿凉鞋,这是种很舒服也很漂亮的鞋子,因为可以看见脚的自然形状,而且还可以在脚上做各种装饰,不必把它藏起来。这也是我们从肉身时代带过来的习俗。我们凉鞋的鞋底就跟纸一样薄,这是为了让我们能感觉到四周大自然里的草和湿润的土地,但是它的材质也是种无法穿透的纤维,可以保护我们的脚。

鞋面则是每一双凉鞋的独特之处。根据个人的品味,想要什么颜色、宽度和设计的凉鞋带子都可以。亚蕊娜阿姨和我都喜欢纤细、设计简单的带子,而颜色则是要能衬托出我们身上衣服的美。

我的阿姨深深崇尚大自然之美,所以她帮我们俩设计了能够呈现出大自然要素的衣服。举例来说,太阳装会发亮,而且就和我们的太阳一样是橘红色。背后绣上了闪闪发亮的太阳,向四周散放着温暖与光芒。流水装上印着层层叠叠向下流动、水花翻腾的瀑布;云朵装则是松软、轻薄的质感,整件都是白色的。月亮装特别漂亮,因为它有着蓝白色的光泽。那是一件全长洋装,有着长长的泡泡袖,从腰部以下垂坠到地。我最喜欢的则是一套蝴蝶装,它摸起来感觉像是天鹅绒,最厉害的是它使用了与大自然装饰真正的蝴蝶完全相同的花纹设计。等到年纪稍大些之后,我经常穿着它在杜托尼亚附近的野外闲逛游走,另外还有一件类似雪纺纱的洋装,看起来有如秋天树上多彩的树叶一般。

等我到了六岁,我的朋友和我最喜欢花一整天的时间在库姆利山里到处玩,这座山脉矗立在杜托尼亚和大海之间。在野外露营并且结交到邻近村庄的朋友,让我终其一生热爱户外生活,乐此不疲。但是我最爱的还是黄金海滩。光是日复一日坐在沙滩上看着海,把双脚埋进金黄色的水晶沙里,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经常会在一大清早跑去那里吸取满满的阳光,面对着大海时,我总是忍不住赞叹这片闪闪发亮、绵延不绝到我身旁两侧地平线的海滩。我会凝望着海浪冲击海岸、变成碎浪,以及在海浪后方那深蓝紫色的海水。海洋与贝壳的乐音如此动人心弦。没错,就连静静躺在沿岸边的美丽贝壳,也会发出属于自己的乐音。远处夹杂着紫色、红色与蓝色的美丽群山也一样吸引人的目光。

到处充满着有如天堂一般的颜色和声音。

大海上方的天空则是随时变换着色彩,在一片橘粉色的背景上,是明亮的橘色太阳和云朵。天空会随着居住在其下方的人的思绪而变化。如果有人喜欢自家上方的天空是薰衣草紫色,那么天空就会变成薰衣草紫色。

在海滩后方是一片茂密生长的丛林,里面有各种异国风情的树和花。再往后就是库姆利山脉的起始处和一片深入下方峡谷的斜坡,峡谷中有许多由杜托尼亚人打造出来的家园。

我非常喜欢有鸟儿和动物在沙滩上陪着我,我想它们也很喜欢有我在。凝望着海洋时我经常会作白日梦。大部分时候我幻想着我的父亲和母亲,并且在我心里重新创造出他们两人的模样。父亲要求亚蕊娜和奥丁不要跟我提起他,而他们也尊重他的意愿。我经常会想起我的童年时光,也想知道我的未来会如何。

我很常会看到小小的玻璃泡泡船在海面掠过,我的眼睛会跟随着船移动,一直到它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它唯一的颜色就是坐在里面的人。帆船也很受欢迎,因为它们的船型是如此优雅美丽。

坐在海滩上的我常会唱歌来抒发我的感受,或是为我的朋友弹奏竖琴,而他们也会为我弹奏他们最拿手的乐器。我最要好的朋友瑟穆拉和妮玛会和我一起跳舞,像是宇宙之舞。那是我最喜欢,但也是最难跳得好的一支舞。

我们的生活中有件会一再重复的大事,那就是一年一度前往瑞兹市聆听智慧大师的谈话。亲眼见到他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特别的事,虽然每个人所拥有的内在沟通能力比心灵感应更为强大。这个时间越来越接近,很快地我们就要展开前往智慧圣殿的徒步之旅了。

我还记得在一次研讨会中,大师提到了「真相」与一个人所提供的真相之间的差异何在。「在肉身世界以及许多星球上,还有灵性世界也是,存在着许多灵性导师。他们都能够提供许多真相给人们。但只要这位导师受到众人的崇拜敬仰,并且被人看得比他说的话还要重要时,真相通常就不见了。大家一定要明白,真相比那个传递真相的人更重要。」

在至高无上的神性法则之下,每个人都要尽全力掌控好自己。这是大师对我们所有人的期望,也是我们所有人的目标。像这样能够激励并引导学生成为智慧大师的教诲并不多,特别是在地球上,有那么多的教诲指导充斥市面,但其中只有少部分的真相,甚至根本连一点都没有。各种仪式和迷信泛滥,人们被导引成要崇拜灵性领导,并且遵从人订的法律。

在这一次即将到来的研讨会上,我和我的朋友打算要跳一支关于灵魂平衡的舞蹈。它要描述的是灵魂进入了较低层的世界,开始分辨二元、男女、给予和接受。灵魂伴侣并不是另一个在世界彼端某处等着你的人;而是在经过二元分类后的另一部分灵魂。灵魂随时都可以投胎转世成为男人或女人,并学习如何处理每一次转世后所出现的男性特质或女性特质。

有时候灵魂会到达一个中立状态,这时转世的男性与女性特质会接近平衡点。而在灵魂的灵性觉醒前,这都只是暂时的状态。当灵魂伴侣合而为一,而这个人明白了自己是个没有二元分别的灵魂时,这样的平衡状态就将永远维持。这就是发生在灵魂层界中的自我了悟。

我们的舞蹈藉由一位女孩和一位男孩分别担任彼此的灵魂伴侣,来描述一开始的分离及最后的平衡。舞蹈一开始时我们背靠背一起坐在地上,紧紧相依,在我们背后不同颜色的层界开始向上移动,代表灵魂进入了较低的世界中。一开始是紫色的以太层界,然后是蓝色的心智层界和金橘色的因果层界。最后是粉红色的星光层界和绿色的肉身层界。然后我们站起身来与彼此分离,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以表达我们的想法和情感。偶尔我们会再度相聚,碰触彼此的手或手指,有时候甚至能够全然拥抱彼此,

但都只有短短一瞬而已。到了这支舞的尾声,大师走了出来,将他的双手伸向空中,而两个灵魂伴侣一起坐在大师的脚边,一边一个表示平衡。为了即将到来的瑞兹之旅,我们经常排练这支舞。

就在研讨会即将开始前不久,我在海滩上遇见了我的新朋友瑞米。每天他都会和我在差不多的时间出现在海滩上,穿着他那条眼熟的气球裤和紫色罩袍,还有一条金色的绳状腰带。一开始我们并没有交谈。我们只是一起坐在金色的沙上,一起望向蓝紫色的海水而非彼此。

我很清楚记得他那双闪动着光彩的深蓝色眼睛,还有深金色的卷发,以及他挺直的鼻梁。而我最喜欢的是他那有点坏坏的微笑。瑞米和我渐渐深深地爱上了对方,尽管我们的年纪还很小。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一起,而我的阿姨、姨父还有我的女生朋友们也都很喜欢他。我们经常一起爬上库姆利山,坐在最高点上,听着风吹过峡谷并和悬崖发出共鸣的声音。然后在我们回家的路上,我们会为彼此摘花,提醒我们这一天所共享的喜悦。

瑞米和我时常聊起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未来,当然还有我们在即将到来的研讨会上的表演。瑞米准备要唱一首有关灵性之爱的歌,那是他自己谱写的。

重要的瑞兹之旅终于到来,这一次我比之前几次还要更兴奋。在我年纪更小的时候,因为还无法领略所有事物之美,我一直只把它视为生活中一年一度的惯例。现在我有种奇怪但却又很期待的感觉,这次将会成为我生命中非常特别的一段时光,而很重要的是,我必须尽量吸纳瑞兹的美好,还有就是即将见到拉米努瑞(也就是大师)的那种兴奋之情。

徒步前往瑞兹的旅程要花上好几天的时间,所以我们总是会打包许多衣服。特别是为了这场研讨会,每个人都会以自己发散思维构想的主题设计出一整个系列的服饰。这一年一度的旅行是我们的文化传统,可以追溯回我们仍处在肉身文明的时代,虽然我们轻轻松松就可以让自己现身在瑞兹,但是这样一来这趟旅行就不会那么刺激,旅行的体验也不完整了。

杜托尼亚的人以及居住在金星各地村庄中的人都会自己决定出发的时间,并且以自己的行进步调前往瑞兹。我问瑞米和瑟穆拉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一等到他们的父母跟亚蕊娜和奥丁会合之后,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瑞兹的方向刚好和杜托尼亚圣殿相反,它位在我和瑞米经常攀爬的库姆利山的另一边。我们经过了一个山洞,那是穿越山脉的一条天然通道,早在大转化时代之前就被人们发现了。里面有地下水池和瀑布、奇形怪状的岩石,还有长相怪异的动物。

整体说来这里非常安静而且回音很大,只要我们低吟或唱歌,就可以制造出最好听的声音。经由绳子所搭建的窄桥通过峡谷之后,就是一场属于我们孩子们的冒险了。

一天之后,我们进入了库姆利山脉中,在我们眼前是一大片无尽的花海,充满各种类型和颜色的娇艳花朵。数千人在这里和我们会合。现在路上挤满了美丽的旅人,大家都开开心心地盛装打扮,身上背着色彩丰富的行囊。我自己穿的是一件用白色和金色的线织成的长袍,还有一条金色的绳状腰带。

接下来我们碰上的是一片浓密静谧的森林,里面有来自不同星球的各种高大树木。有红杉、松树、冷杉、枫树和其他许多地球上没有的树种。我们有个非常可爱的习惯,穿越森林的时候不要说话,也不要发出任何不必要的噪音,只要聆听鸟儿和动物们所发出的声音、树枝在我们脚下潮湿的泥土地上被踩断的声音,还有那种平和的安宁。那种充满了土壤和苔藓的气息,伴随着身旁散发出各种强烈气味的树木和花朵,实在令人难以忘怀。

在森林深处我们见到了一个小小的村庄,有几户人家打造了占地辽阔的家园,以及豪华的花园。这是少数几个没有名字的金星村落之一。

随着天色渐暗,我们决定在这个村庄留宿一晚。这里的村民对陌生人展现出一种「有任何需要尽管告诉我们」的友善态度。所有人都对其他人表示出信任,并且给予了像是家人才会有的殷勤招待。

天亮后,我们在出发前一起享用了「早餐」,尽管我们吃下肚的并不是食物。我们称它为早餐是因为,大家聚在一起有意识地吸收能量,感觉就和一起吃饭一样。大家围成圆圈闭上眼睛,我们一起深呼吸,观想着能量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涌入。这是一顿非常能激发活力的早餐!

穿过森林之后则是另一群山脉,那高度对我们来说实在是高不可攀。为了要绕过它们,我们穿越一片沙漠,接着又碰上另一群山脉,那里矗立着一块令人毛骨悚然的高原。爬上一段陡哨的山路之后,我们来到水之平原,那是一片蓝色、紫色和绿色的大理石,表面光滑平整,几近荒芜,岩石散落在四处。在这块平原的某些地方,地上看起来好像被挤压过,而另外一些地方则是非常粗糙不平,上面有着裂缝和破口。

水之平原很奇怪是因为所有东西看起来都非常干枯和干燥,但空气中却又有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潮湿感。从裂缝和破口看进去,我们可以看到底下有水在流动,还有些地方的地表向下陷落了好几英尺,里面则是有着小水塘。围绕着平原的崖壁上有着好几处的瀑布。平原本身就在高处,所以许多地方都有水向下流动着。

这里的许多景观在地球上都会被称为是自然奇景,但金星人只将它们视为造物者的美丽作品。在那里它们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壮丽,因为当一个人整天都被美丽的事物所包围,这些景色看起来就没什么大不了了。我们没将这些壮丽奇景当一回事,因为这样的风景无处不在。

越过这个高原之后,景观变成了绿色山丘和绿草如茵的草原。每次当我们抵达这里时,我们知道很快我们就会看到瑞兹所在的苍翠绿色山谷了。在远处的下方,就是我们星球那个有着迷人围墙的首都了。瑞兹是个圆形的城市,简单地由一圈外型壮观的殿堂围绕,有着繁花盛放的花园、喷水池和美丽的雕像。从上方眺望整个城市,我们可以看到建筑物和廊道彷彿形成了一个双十字。

瑞兹四周围绕着塔楼,大理石打造的墙面散发出白色的光芒,隐隐带着一丝淡淡的蓝。在尖塔两侧是两扇巨大的雕饰木门,拱形大门的风格和地球上壮观的大教堂非常类似,英国就可以看到这样的大教堂。当我们一群人进城时,我们可以看见后方几座比较高的圣殿的顶端。这座城市会发射出特定的振动频率,让我们保持在一种彷彿被魔咒镇住了的敬畏心情之中。不论我们之前有多常来这里,它的美依然每年都令我们赞叹不已。

瑞兹跟地球上任何城市都完全不同,但却很像是你在童话故事中会读到的那种地方。这里完美地呈现了各种你所能想象得到的建筑,以一种最为和谐与平衡的方式排列着。身为金星的首都,瑞兹是个灵性城市,拥有各种专攻灵性教导以及艺术与科学的学习圣殿。

不像大部分的金星都市纯粹只作为文化与学习中心之用,瑞兹是有人居住的城市。这些人全部都是知识高深的大师。存在于地球上的宗教殿堂,只不过是更高层界中灵性城市圣殿的拙劣复制品罢了。我们必须牢牢记住有关于创造的真相,所有一切都只是更高生命层界中早已存在之物的再制品。然而,肉身层界中最美的建筑物永远也无法和更高层世界里的美丽相比。

瑞兹里的每一座圣殿都独一无二,每座都有自己的个性,反映在建筑的设计上。最常被拿来使用的饰材料就是那些珍贵稀有的珠宝和金属,像是黄金、白银、钻石、宝石、翡翠、玉石和珍珠。这些东西被大量镶嵌在建筑物内外,窗户和大门、楼梯、天花板和地板,又或者整栋建筑物本身就是由这些材料所建成,因为无论想要什么,都能够显化出来。地球上的宗教作家写出「黄金铺成的大街」来描述他们的体验时,他们指的就是像瑞兹这样的星光层界城市。

就跟在杜托尼亚一样,在打造瑞兹这个城市时,大部分最常见的基本形状都被拿来使用在建筑物上了。这里有球状、方块状、金字塔型、圆顶、柱状、三角锥状,以及更多的形状。有些建筑物的风格和地球上最美丽的建筑很类似,还有另外一些风格则是可以在其他星球上见到、但地球上没有的。这里有一座圣殿是金字塔的形状。它的外观覆满了闪亮的白银,而且体积相对的小。我没机会进去一探究竟。另外一座我有进去参观的建筑物是一座博物馆,里面展示着来自肉身宇宙中其他星球上的稀有海洋生物。

它的外观是一个巨大的球形,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泽,它没有窗户也没有门,从里面看出去则是透明的。还有一间我素描下来的圣殿,它的顶上有一颗深蓝色的水晶球状物,下方由四支高耸的白银柱支撑。每一支柱子由下到上排列了好几扇窗户,整体就像是从侧面看着一片凹透镜一样。这座圣殿的美很难用你们的语言来描述。

另一座我很喜欢的殿堂看起来像是个立方体,用完全没有打磨过的紫水晶做成,边缘则镶上白银。它的桃花心木拱门是件艺术品。它的每一块镶板上都有着非常精致的木雕水果,而且色彩鲜艳。这栋建筑物里有好几扇拱形窗都是用有如珍珠般的紫色、黄色和白色玻璃所做成,形状也相当的抽象。在后方则是一座螺旋楼梯,通向二楼的入口。屋顶的边缘垂吊着树藤。这在瑞兹相当常见,因为大家经常都会利用平坦的屋顶来种树和当作花园。

这里最主要的建筑物之一,是黄金智慧圣殿,它同时存在于肉身层界中的瑞兹城(跟地球一样物理密度较高的地方),以及星光层界中的瑞兹城。它是一栋环状建筑,绝大部分由黄金和大理石所打造。底层是天蓝色的大理石,掺杂着白色与紫色的条纹。四周各处都有好几阶的阶梯,通向主楼层。六根黄金支柱打造成灵性存有的模样,用他们向上伸出的手来支撑着一片平坦的大理石屋顶。这些雕像的腰围超乎寻常的纤细,而且它们描绘出了男性与女性两极之间的平衡。这里有着室内花园和水池,周围排放着舒适的长条凳。

想透过文字来掌握这场研讨会的灵性体验是不可能的事。我们的研讨会是场彼此分享的经历,每个人都会参与其中。有好几场演讲的主题都是灵性议题,而尽管其中有一些互相重叠了,但是内容却完全不重复,因为每一位讲者都是独一无二的人,能给我们带来全新的观点。研讨会中还有音乐表演和诗歌朗诵、艺术展览和戏剧表演,也有非常多舞蹈和歌曲。

我们的舞蹈表演和其他的表演一样大大成功,因为我们将我们的心、思绪和灵魂全部投入了其中。所有一切都以它本来如是的模样受到欣赏和喜爱。

对我而言,这场研讨会最棒的部分是其中一场演讲,我们之中许多人都不是很理解它的内容,一直到我们花时间仔细思考之后才明白。只要有人想知道为什么世界是现在个模样,这个疑问就会永远存在。在地球上,你们相信所有东西都是由原子组成的,而原子就只是能量的正极与负极互相放电所产生的东西,但究竟是什么制造出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又是什么让它们能够维持形体呢?

答案就是意念。人可以透过思想的能力在肉身世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由人类的集体意识所创造出来的。树应该长什样子的心灵图像会代代相传,而这些预期思想会让树保持原样不变。当人心中关于树的心灵图像改变时,树的样貌也可以有不同的变化。

当一个人说出「这是不可能的事」时,这是因为他的思考受到了局限。所有事情都有可能,但人因为无知而画地自限。而他所处的世界也是受到局限的,因此又更进一步地限制了他的思想,也更进一步地局限了世界本身。

人的世界永远无法改变,除非人改变自己的想法。

当你进入或是和一位伴侣组成了一个家庭,其中比较强势的那个人就会根据他自己想要的,创造出这个家庭的模样。所以如果这个人搞不清楚状况,你就会有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家庭、搞不清楚状况的孩子,以及搞不清楚状况的人生。

我们不应该责怪他人限制了他们自己的世界。如果他们拥有经济上的保障,有条不紊的头脑和固定的生活方式,这可能只是因为他们在前世中经历过相反的状况,因为恐惧再次发生某些类似的事情而做出的反应。当你看清灵魂是如何透过体验而成长的全局,就不会有任何责怪或批判了,有的只是理解。

这位讲者在演讲中提到了地球,当然还有金星过去曾有过的生活。会提起这些全都是为了要让大家记得,生活在受到局限的世界只不过是迈出了一小步,通往无所限制的世界以及无所限制的存在。

在集会的休息时间里,我们大家会根据个人的喜好自成小团体,这对我们来说很简单,因为我们能够读到别人在想什么。到了晚上,我们会睡在任何我们想要的地方,无论是城里的任何一座圣殿,或是城外的许多花园里。我们对研讨会本身以及周遭所发生的事情全都热衷不已,实在抽不出时间去城里逛逛。

大部分人(包括金星人在内也是)将生命中的美好视为理所当然,一直到再也无法拥有的那天为止。在我最后一次看到瑞兹城之后,我很后悔自己没有再多享受一些它的美。在当时,那只是我生活中很平常的一部分而已。现在的我非常非常想念那一切,想到令人难受。

大师跟我们说到了至高无上的神性是如何平等地创造了所有的灵魂,以及人心中为什么会出现不平等的念头。肉身层界里的人还没有学会如何接纳其他人,并与他们一同生活。

在许多星球上,人都有接纳他人的问题存在,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至高无上的神性,也不知道人可以活不止一次。大师解释,许多人类的磨难都来自于大家深信自己只能活这一次。而到了死的时候,他就会非常恐惧,接着又很快再次投胎,因此在灵性上的增长非常有限。要拥有金星上的我们以及少数地球人有幸达到的理解层次,需要花上许多世的成长。

藉由不去批评他人的意识程度,而是去了解并接纳他们原本如是的模样,我们帮助了他人成长。自发性地与他人分享我们的爱与知识,而不是把这些东西拿来当成获得更多权力的工具,至高无上的神性也会回报我们相同的东西。

大师以回答一个问题为他的演讲作结,有人发问说道,为什么绝对的权力没有侵蚀至高无上的神性。答案是,至高无上的神性从来就不是绝对的权力。它为所有灵魂所共享,也平均地分配给了万物。我不断地思索着这些话以及所有我想知道的事情。

随着时间流逝,肉身世界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我们的人经常会送祝福给肉身层界,还有地球,为了那里深重的苦难。一想到地球就会让我们觉得难过。我还记得自己在地球上轮回了好多世,也深深明白在金星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愉快。然而地球和肉身层界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但当时我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回到杜托尼亚之后,有天晚上在学习时间里,亚蕊娜和奥丁跟我说了他们在研讨会时和大师的对话。我可能很快就要作出我生命中非常重大的抉择。我有机会能离开金星,去和肉身世界中的一个家庭同住。从「阿卡西档案」中看得出来,我在肉身世界里还有不少的业力需要消弭。未来我还是需要再次回到肉身世界去生活。但是我很幸运。如果我在这一世就去肉身世界,那么我比较有机会能够克服我所需要面对的试炼。如果我等到下次再投胎到那儿,那么我待在肉身世界的时间可能还要再延长数千年之久。

我姨父说我们很快就会再特别到瑞兹去一趟,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离开星光层界、直接进入肉身世界里,还有这么做是否会违反什么灵性法则。我当然非常兴奋,因为大师平常并不会直接和个人谈话。

几天后,我坐在长凳上想起了我在瑞兹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人。某种程度上我觉得他很熟悉,但他和我却未曾谋面。我感觉到他并不是生活在星光层界里的人,而是从肉身层界投射过来的。他的个子很矮,是个长相很好看的年轻男子,年纪大约二十几岁,有双漂亮的蓝眼睛。我见到他好几次,还有另一个留着黑色胡子的男子。有一次他的眼神扫过我,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就是这样而已。但是他的眼神却留下了许多未尽之意,而我完全不懂那是什么。我不禁怀疑自己会不会再见到他,还有为什么遇见他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呢?我完全不知道。

亚蕊娜非常慎重地告诉我,我得像个大人一般整理好自己的思绪。这是最最重要的。他们两人都说,我不必为了迎合别人而去作任何决定,或是去进行这趟冒险,因为就算我决定要一辈子住在家里也完全没有问题。他们非常爱我,而且也很清楚地让我知道,作个决定只能是为了我自己好,因为样的机会并不会经常有。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