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故事:山洼村的风流事(147)

乡野故事:山洼村的风流事(147)

石头跟娘回到了家,已快晌午了,娘做着饭说:“石头,吃了饭你就在家歇着,不要去地里了,你的伤还没好。再说了,头上还包着白纱布怎么去地里啊!”

“好,我不去,我在家养一养。”石头答应着。

石头娘在厨房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吃了饭,石头娘拿出石头从县城买的那件羽绒袄,穿在身上说:“石头,娘穿上这羽绒袄好看吗?”

“好看,好看,”石头说。

石头娘穿在身上在一面镜子前,来来回回地照着,一副高兴的样子。

“这颜色是不是太翠了?”石头娘用手摸着羽绒袄,又说,“我这年纪穿这颜色是不是有些嫩!”

“娘,一点也不嫩,你穿这样的颜色多好看啊?显得你更年轻了!”石头说。

石头娘看着穿衣镜,笑笑说:“嗯,我也觉得年轻了许多!”说完又说,“这个颜色比你春香婶穿得那件大红色的好,大红色的穿上跟个小姑娘似的。”

“还是啊,我给你买的准错不了!”石头很自信地说。

下午,石头躺在床上,也许是身体还虚,也许是走了一上午累了,一会儿就睡了。

石头娘看石头在屋里睡觉,穿着石头给她买的那件新羽绒袄,掩上门就下地了。她要叫春香也看看自己的新羽绒袄,特别是这颜色,问问春香好看不好看。

到了大棚菜地,春香见石头娘穿着一件翠绿的新羽绒袄来了,惊讶地说:“哎呀,翠芳姐,你这几天去干啥了?咋一直没来地里啊?”

石头娘看了一眼春香,长长叹了一口气。

“咋了?去约会了?穿那么新!”春香笑着说。

“约会,约会,跟谁约会啊?谁能看上我啊?”石头娘没好气地说。

春香听石头娘这么说,还是笑着说:“那你穿那么新干啥啊?”

“我说春香你是咋了啊?就兴你穿红戴绿,就不行我穿啊?”又说,“春香,你看我穿这件羽绒袄颜色咋样?”

“不错,不错,你穿这颜色多好啊?谁给你买的,真好看!”

“谁买的?还能有谁啊?是石头买的呗!”

“这颜色真好看,比我这红颜色好。”又说,“翠芳姐,要说红梅还是个女孩子,真不会买东西,还不如石头呢,我都这岁数了给我买个大红的,穿上跟个小妮子似的,还是你那颜色好!”

石头娘骄傲地笑笑说:“那当然,我儿子多有眼光啊!”

春香见石头娘高兴了,就说:“翠芳姐,这几天你和石头去哪儿了,咋一直没见你们啊?”

“去哪儿了?真气死我了!去县城了。石头娘生气地说。

春香很纳闷:“去县城?那也不能好几天吧!”

“别说了,石头去县城超市看咱蔬菜的销售情况,晚上去跟人家超市老板吃个饭,吃罢饭石头正打车回家时,碰到了那个来咱地里捣乱的“瓜爷”,他领着人把石头给打了,要不是小风下班看见石头躺在地上,石头这命就没了!”石头娘说得很生气。

“啊,是这样?我说这几天你们没来呢!”又说,“那后来呢?”

“后来,小风叫人把石头送到了医院,这不在医院里输了三天液,今天上午才回来。”

春香咬着牙说:“翠芳姐,那我们就叫他个王八蛋白打了?”

“上午我和石头去了派出所,已经报了案,就等着派出所抓他们。”石头娘发狠地说。

“这还差不多,叫派出所狠狠地教训他们一下,然后再把他们关起来,看他们还敢不敢了!”春香愤恨说。说到这儿,春香又说,“翠芳姐,那石头好些了没?”

“哪能好那么快,医生叫他输个四五天液,可他只输了三天就不输了,说家里活儿多,都等着他呢。你看看,那伤口还没长好,这不还头晕,在家里躺着呢。”

春香说:“这个挨刀攮的瓜爷,真他娘的坏死了!”又说,“那叫石头在家里好好歇歇,把伤养好了再干活。”

半下午,春香和石头娘正在大棚里干活儿,大棚门口栓着的狗疯叫了起来,那“汪汪汪,汪汪汪”叫的声音,就像看见啥似的,春香说:“翠芳姐,这是咋回事啊?狗叫得这么狠!”

乡野故事:山洼村的风流事(147)

张豹闯进大棚

石头娘还没说话,就听见大棚外传来了张豹的声音:“春香啊,快,快叫住你的狗,他娘的,这狗疯了啊!”

春香和石头娘赶紧从大棚里出来,看见狗正扯着绳子疯咬张豹,春香笑笑说:“呀,是村长啊?我的狗见坏蛋就咬,要不是拴着绳子,你就完蛋了!”

“瞎说!你春香怎么能这么说我啊?你问问翠芳我是个坏蛋么?”张豹开着玩笑说。

“反正你不是个啥好人!”石头娘说了一句,扭头就回大棚地去了。

春香用手牵着狗说:“有啥事啊,我们正干活儿?”

“你牵好这疯狗,叫我先进到大棚再说。”说着就跑进了大棚里。

春香也跟着进来说:“张豹,你到底来干啥啊?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看看,看看,春香你这老娘们,一点也不文明,他娘的咋说出这话啊?”然后又呵呵地说,“吔,吔吔,”

张豹指指春香身上穿的大红色的羽绒小棉袄,又指指石头娘身上穿的翠绿色的羽绒小棉袄,说:“春香、翠芳你们俩这是干啥啊?下个地咋都穿这么新?看这面料怪好!”说着就上前,用手抓住春香的小棉袄捻。

春香被张豹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一转身把他的手扯开说:“你这是干啥啊?”

“看看,看看,我摸摸你棉袄的面料都不行,那面料咋就那么的柔软啊!”

石头娘说:“张豹,你有啥事你就说,我们这儿可都是女人,你少在我们这地里动手动脚的!”

“翠芳啊?不是我说你,我为啥跑这远来这地里找你,你说说,叫你说说,石头在县城跟人打架,打架就打架吧,你家石头瞎扯扯啥?说啥我外甥李二彪认识那瓜爷,看,看叫派出所把李二彪给带走了,你看看你们弄的这叫啥!”张豹大喊着说。

张豹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石头娘就火了,她大喊着说:“张豹,你还有脸说,你叫你外甥三天两头的来我这大棚菜地里来捣乱,这还不算,李二彪又勾链着县城的瓜爷也来捣乱,上次把果园办公室的玻璃全砸了。这不,昨天那瓜爷在县城遇见了石头,他好几个人又把石头给打了,打了头上一个大窟窿,要不是及时送医院,石头就没命了啊!”

张豹听石头娘这么说,知道是石头挨打了,就笑笑说:“翠芳啊,这你也不能怨别人,你咋不教育教育你孩子,你看看他现在狂涨的,他还是他不是了,见了我都顶嘴!”

石头娘听张豹这么说,眼一瞪,说:“你说啥?石头狂涨的,你咋不说说你欺负人?你咋不说说你干的那好事?”又说,“跟你顶嘴,你不骂他他就跟你顶嘴了?!”

“算了,翠芳啊,好男不跟女斗,我来这地里找你,就是说这事儿咋办吧?你孩子跟人家打架,牵扯我外甥二彪干啥?这不,派出所给带走了,这咋办?咋办!”

石头娘往前一蹦说:“牵扯你外甥干啥?派出所说那瓜爷叫啥?我们哪知道,他跟你外甥来我们菜地搞过破坏,他肯定知道那人叫啥,所以派出所就把你外甥带走了,这有啥稀罕的!”

“带走的是我外甥,你当然没啥稀罕了!”张豹嘟囔着说。

春香看着他们俩一递一句的,就说:“张豹,因为你外甥认识的那个人,来菜地搞过破坏,所以就得带走他。”又说,“要说你也不是个啥好鸟,听说李二彪来破坏我们的大棚菜是你指使的,没把你抓走就不错了!”

“春香,你……你说的是啥屁话啊!我啥时候指使啦?你说?瞎诬陷好人!”张豹一下子蹲在了地上。

“呵呵,你还有理了,我诬陷好人,那李二彪不是你指使,我们和他又不是一个村的人,他来我们菜地搞啥破坏啊?”又说,“怨不了我们的狗咬你,你看着就是个大坏蛋!”

张豹一听春香骂他是大坏蛋,一下又从地上站起来,瞪着眼说:“他娘的春香你个臭娘们不学好,我在村里这么照顾你,你竟敢说我是个大坏蛋,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啊!”

乡野故事:山洼村的风流事(147)

春香骂张豹是大坏蛋

石头娘看着张豹说:“我儿子石头还在家躺着呢,张豹,你说咋办吧?”

“啥啥啥?你儿子在家躺着挨着我啥事儿了,嗯?又不是我打的!”

“不是你打的,那也是你外甥的朋友打得,现在那瓜爷跑了,我们就得找你外甥,要是再找不到你外甥的话,我们就找你!”石头娘发狠地说。

春香也说:“对,那瓜爷跟你外甥是一伙儿的,所以你得赔!”

“对,对,我儿子差一点被打死,在县城医院里抢救花了那么多的医疗费,这你张豹得赔!”

听到这儿,张豹吃惊地张着嘴,他说:“啥,啥差点被打死,还,还在医院里抢救?有那么的严重啊?”

“可不是,现在石头还在床上躺着呢!”

张豹听到这里,他歪着脖子看了一眼石头娘,呵呵地一笑说:“翠芳啊,我劝劝你,还是叫你儿子老实点吧,那鳖孙太狂涨,这不,被人打了吧!”

“你说啥?谁狂涨?叫谁老实点?我看这是说你呢!你狂涨,你不老实,你早该有人打了!”又说,“滚,你滚出我们这菜地!”石头娘气愤地骂着说。

张豹见石头娘真急了,呵呵冷笑两声说:“我走,我走。”然后,晃着身子走了。

(未完待续)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