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小坐长亭听鸟语,

惯看江湖遇鸟人。

莫管咸淡皆是菜,

无关痛痒何鸟事?

我以鸟语、鸟人、鸟事入手,写的这首定场诗,并不是说明我有多么厌世,仅仅表达自己的一种心态,远离世事纷争,以平和的心态去看待世事起伏人间冷暖。人生有高潮低潮,潮起潮落,起起伏伏,这很正常。如果是一条直线,那就如同心电图,人也快挂了。人到中年,人总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让自己放轻松。要适时地降低自己的欲望,降低自己对生活,对人生的期待了。有时没有那么多的欲望,没有那么多的期待,一旦有一丁点的收获,就会惊喜得尖叫起来。这样的幸福感也会很强烈。

疫情期间,独居陋室久了,突然发现自己有了点变化。

变化之一,就是我越来越写不出诗了。以前总有写诗的冲动,信笔写几句话,过段时间看却很有味道。然而,现在是只有冲动,却写不出来了。写诗有很多条件,其中就是要有诗情画意,要有诗的意境。而生活中种种不如意,刻意地回避,却是徒劳。我想,这也许自己的学习和修行还不够吧。

变化之二,上了年纪,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愿与人打交道了。太累了。要察颜观色,要赔着小心,说话前要反复思考说话的内容,说时,还要注意自己的语气和方法,不时要观察对方的态度。如果发现对方不耐烦,或是愠怒,就赶紧打住。现在的人,是很少能听出反对意见的。有时好心好意的劝诫,反过来却是冷若冰霜。时间久了,自然而然,也就少说,或是不说了。

我突然理解竹林七贤了。他们都很有才华。看到世道不对,就归隐山林。这不妨也是一种处世态度,一种人生哲学。

不愿意与人打交道,远离那些鸟人吧。但与鸟打交道吧,也真的很难。

不知不觉间多了一个爱好,拍摄鸟儿。这就是疫情后我的第三个变化了。我常常扛着相机,四处找鸟。

与聪明机警的小鸟儿相比,宠物狗儿更通人性。我在拍摄狗时,它们见到我立刻会正襟危坐摆出个一本正经的造型来,等我给它们拍照。从那气场派头上看,仿佛它们就是网红明星。

但鸟却是越来越来越不愿意见我了,它们烦我打扰了它们的生活,尽管每次我都蹑手蹑脚地走近,轻轻地端起相机。而鸟的脾气很大,也是不好惹的。它们仿佛也会知道怎么对付你,躲避你,让你越来越难找到它。

我与鸟的关系,就是我想见到它,它却不想见到我。仿佛爱上一个并爱你的人,这注定是一种痛苦。

它们会在你不远的前方,落在地上,或是飞到枝头,等你靠近就再飞远些。就这样一站站往前飞远。它与我的距离,始终远到200MM镜头视距之外。拍摄的效果总是不是理想。

拍鸟是能上瘾的,越拍不到就越想拍。但摆在我面前的一个事实是:能拍到的鸟越来越少了。一个夏阳湖的环卫工工人说,以前这里有很多鸟,现在少了很多,不知那些鸟都去哪儿了。他说的时候,很是遗憾。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我在夏阳湖的湖边发现了黑水鸡,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样子。我尽量屏住呼吸,放慢脚步,悄悄地躲在草丛中拍摄。黑油油的羽毛,红红的尖嘴,懒懒地伸着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黑水鸡一家垒窝安家后,幸福地生活着。个头大,很强壮的,是黑水鸡爸爸;相对小巧玲珑的,是黑水鸡妈妈;小小的,黑绒绒如线团的,是黑水鸡宝宝。爸爸是相当负责人的,它负责任家庭的保卫及所有垒窝重体力活儿。如果它发现有有危险,会挺身而出,扑棱棱翅膀,前远处游,以吸引人注意。同时,也向黑水鸡妈妈和宝宝预警。当你的目光随着它远去,黑水鸡妈妈与宝宝已经躲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我曾经拍摄过黑水鸡。黑水鸡一家都已经安家,日子很幸福。不过,它们对我越来越敌意了。它们认为我蹑手蹑脚地拍摄打扰了它们的生活。它们会远远地在对岸玩耍。等我绕了一大圈儿到了对岸,发现它们早已经离开,又到我的对岸了。

我在夏阳湖曾见过黑水鸡一家冲我游来,我端着相机等它们过来。但是他们发现我了,就改变路线往回游。等我无可奈何地离去时,它们又返过来游。看来,它们就是刻意想远离我,不想见到我,它们已经对我有了某种敌意。这让我很痛苦。

我想,最高的境界,就是一定不能让它们发现我,那么,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让自己变成一只鸟。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夏阳湖的白鹭是我一跟踪拍摄的目标。

白鹭也知道我在找它,它一直在刻意地躲避着我。在它的眼中,我一定是只难缠的鸟儿,死缠烂打地摆脱不掉。它仿佛远远地看见我的身影,就提高了警惕了好几次远远地见它落在对岸,我就绕到对岸去找它,结果还是让它跑了。。

有一次我在河边发现它,立刻停住脚步,端起相机要拍摄,但是我的动作太急太猛,引起了它的注意,它箭一样射出去,扑棱着雪白翅膀飞走了。这次经历告诉我,一定要动作轻缓,一定要注意它的感受。

没办法,我就到周边的小河去找它,终于发现它,它正在河畔捕食,看着它粗大的喉节,看来它的收获很丰富。我屏住呼吸拍摄,这是两只麻雀尖叫着从对白鹭的身后箭一样穿出飞过河面。我想,这两只麻雀发现了我,要给白鹭报警。白鹭还没有发现我,依然在捕食,但它的运作明显放缓了。我在它转身时,向前移动了几步,换了个拍摄角度。它突然发现我了,纵身一跃,飞到了对岸的高树上。我想,待我走后,它还会回到原来捕食的地方。我还是不打扰它吃早餐了。只好恋恋不舍地走了。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每只鸟都有自己的世界,都有自己的预警防御方式。

喜鹊乌鸦白鹡鸰这些鸟儿,有着自己一整套预警防御系统。当你走进它们的世界,会有一只站岗放哨的鸟儿先扑棱棱飞起,盘旋一周飞远,然后接连会有几只鸟都飞起来,飞远。那只站岗放哨的鸟,就是哨兵,它们会先把警报告诉其它鸟儿。有时,这个哨兵还会飞到你的不远处,待你走近,又飞稍远一些,这个距离它掌握得很好,绝对安全,让你无法接触到它。

当我走出小树林时,会传来几声鸟叫。那是哨兵鸟儿说,解除警戒!

白鹡鸰是小巧玲珑的鸟儿,是鸟中的小黄蓉。初见它时,我是发现它在白鹭的旁边。一蹦一跳的,样子很可爱。它与白鹭在一起,一庄一谐,很象一对说相声的。哈哈。

我曾在夏阳湖边拍白鹡鸰。有一只白鹡鸰站在树枝上,正在悠闲地享受着晨光。我端着相机,正一步步靠近它,希望有个更清晰的画面。一只哨兵白鹡鸰突然尖叫冲过来,仿佛在向着享受日光浴的白鹡鸰报警。那只白鹡鸰接到警报后,立刻飞走了,飞得很匆忙,感觉是在仓皇出逃。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说说乌鸦。乌鸦通常被称作不吉祥的的鸟儿,它的肉又酸又硬,没人吃它,所以它总能够繁衍下来。小时候曾学过乌鸦喝水、乌鸦与狐狸的故事,可见它的智商还很高,但比狐狸还差点儿。

在沈阳,乌鸦常常会盘旋在故宫的上空。我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有人说乌鸦曾救过奴尔哈赤,乌鸦救主的事迹让满清对乌鸦充满敬意。

乌鸦是有固定的飞行轨迹的。早晨,它们结伴而行,从东陵的树林里起飞,然后飞到故宫的上空盘旋。有时会停在金碧辉煌的宫殿屋檐上。晚上,它们会结伴飞回东陵。而在上海青浦。我发现在博物馆的小树林里,有几只乌鸦。它们会在这里找吃的,有时会飞到林荫路上。晚上,它们会结伴飞往上达河方向。我想那边一定有它们自己的乐园。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第一次在北箐园的小树林中拍到喜鹊。当时它站在一个大树叉上。它并不会理会我,仿佛故意地扭过头别过脸去。另一只喜鹊飞来,是报警的,翅膀扇动的频率很快,动静很大,惊到它了。它那只发呆的喜鹊一下子飞起。当它展开翅膀时,黑白相间的羽毛,修长的身材,感觉真的很美。很可惜,我的相机没有跟上,没有拍到它起飞的瞬间。

喜鹊还是很警惕的,它仿佛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总是躲在树的最高处,远远地望着。当它发现有人来过,就再也不来了。在那片小树林,我再也没有拍到。我想,它一定会躲在远处,看着我。它会用各种鸟语来预警我的来到,以及我的离去。

乌鸦喝水是不是出自于伊索寓言(乌鸦喝水是根据伊索寓言相关内容改写的)

我曾经拍摄一只夜鹭在大雨中久久地站着。我也在雨中,端着相机拍摄了一个多小时。在它的眼中,我一定是只傻鸟儿,围着它转圈,衣服都淋湿了,不为别的,只为看它。世上也许再没有象我这样的傻鸟了。

走进鸟的世界,通过它鸟语,鸟的肢体语言,想象着鸟的思想,想想它们的鸟事儿,简单快乐。这就是观鸟的乐趣。不为世事烦扰,只为简单快乐。也许,我也正在变成一只傻鸟,快乐的鸟儿。

注:以上图片为作者原创,侵权必究。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2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