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三官寺的村民们面色紧张的相互交谈着,看神情好像是在谈论着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但是生长在深山里面的居民,整天在深山老林里起早贪黑的生活着,往往都是一个人,两个人一起就可以在一片荒芜之地待上半天,在了无人烟的深林中,打理着自己家的田地,胆子不可能会是这么的小。那么到底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竟然令村民如此的骚动?又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能够让深山里面的居民如临大敌?一圈三连,点个关注~

“害,你知不知道,我们自己家圈养了一些鸡鸭,半夜总是能够发出一些离奇的声响,今天早上我和我丈夫起床一看,你猜怎么着?竟然是遍地的鸡鸭毛,我家的鸡那都是头和身体分开了。”“你家也是啊,我们家我都害怕死了!”三官寺的村民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满脸的后怕。

原来在这个深山老林里的三官寺乡村,最近发生了一件特别令人感到恐怖的事情。一些家中圈养着鸡鸭鹅的村民的家中,晚上隔三差五的,就会出现一阵离奇的声响,随后就会出现一阵骚动,传出来鸡鸭的哀鸣。刚开始村里面的居民还以为是山里的狼呀,黄鼠狼呀,或者是一些野兽,纷纷在自己的家中设置了捕兽夹等一系列的陷阱。刚开始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恐慌,直到一段时间之后,村里面仍然是不定时的就会有鸡鸭的被偷偷的吃掉。有些胆子比较大的村民在晚上偷偷的趴在自己家的窗户旁,准备看一看总是来偷吃鸡鸭的动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这天晚上夜黑风高,本来晚上会有些树叶响动的,稀稀索索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格外的寂静,不时的会有一阵冷风从背后袭来。

“哥,这玩意到底是个啥?”“嘘,别说话!有东西!看,左上方那块地~咦?怎么不见了?”两名负责蹲守的村民突然发现在鸡圈的旁边有了动静。没一会儿,一个黑影突然嗖的一声蹿了过来,在鸡圈非常干净利索的解决了几只鸡之后,又潜入了黑暗之中。这让准备逮捕这个神秘动物的两位手持钢叉的村民,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怪物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我们有人在那里守,但是看不到什么东西过来,看不到。”一名守夜的三官寺村名一脸疑惑的说道。“看这个怪物的体积大小应该不是黄鼠狼或者是狼之类的一类动物。”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如此快速敏捷的咬断鸡鸭的脖子?两名守夜人的说的话,给村里的村民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在山中生活的子村民,思想本来就不是很开放,现在更是疑神疑鬼。村里家家户户的案台上都开始了供奉香火,希望佛祖能够保佑驱散这些妖魔鬼怪。

“悬崖下面是一淋水的水潭,当时我蹲下来,想洗洗手。突然看见一个类似于人影的东西又晃出来了。”黄惠平说道。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黄惠平,三官寺邻村的村民,平常喜欢一些摄影活动。在这天他像往常一样拿着自己的摄像机准备到山里面进行一些取景。从早上出门,他慢慢悠悠的一边欣赏着山中的景色,一边记录着一些自己认为比较美好的风景。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中午,有些劳累的黄惠平看到了,前面有一个水潭,而且不断的有水从悬崖上流了下来。

这种地方的环境对于爱好摄影的黄惠平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宝地。于是他闲庭漫步的走到水潭旁,捋起裤腿和袖子,蹲了下来,就在他一边用冰凉的池水洗手,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悬崖的下方有一个东西在那趴着。黄惠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希望可以看的更清楚一些,突然那个趴在地上的东西跳了起来,“砰”的一声,钻进了水潭中。

黄惠平迅速的抓起了自己的相机,打开镜头,四处搜寻着。希望可以拍一些刚才趴在地上的怪物的照片。但是他在水潭旁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都没有看见怪物再次的浮现出来。过了一会儿,他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事情发生的场景,背后突然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气。于是他也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哎!你听说了没?隔壁村闹鬼哩!”“咋没有听说,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黄惠平刚刚走到自己村的村口,就看到了村口坐着两位聊家常妇女。“二大娘,什么三官寺村闹鬼了?赶紧给我说说呗!”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黄惠平心中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在悬崖旁边看到的那个怪物,很有可能就是隔壁村闹鬼的真正的原因。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想到这儿,于是他连家都没回,一口水都没喝,就匆匆的赶到了三官寺村,向村民说了自己在悬崖旁的所见所闻。

“想验证这东西是人是鬼的话,这也很好办。”“怎么办?你说说看!”“我们只需要明天带着绑起来的活鸡和我们自己家煮好的肉。将这些东西放在这个怪物平常生活的活动范围,看看他到底吃什么?如果吃煮熟的肉的话,那他即便不是人,也是我们平常能够叫得出名字的一些生物,如果活鸡不见了,那真是,可就是麻烦了。”众人在听到这个提议的时候,纷纷陷入沉思,觉得,计划可行。

第二天,由村里的几位年轻力壮的村民,跟着村里的村长还有一位长者,拎着一只被五花大绑的活鸡,还有一盆自家腌制好的熟肉,就这样跟着黄惠平一起,来到了那天洗手的水池旁边。在经过向上探索之后,众人发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山洞。众人明白,这是大概率的,找到了,那个神秘生物的巢穴了。

既然已经来了,那么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特别的想要对未知的生物进行探索。众人采集了一些树枝,绑上了布带。做了一些简易的火把,然后就开始向山洞中挺进。洞口虽然不大,但是内部别有洞天。里面的山石干燥,但是一股水流从磐石中间的勾缝缓缓的流淌着。再继续往前走了没一会,众人就发现了满地的骨头和鸡鸭的一些羽毛。不用问了,这一定就是怪物的巢穴。经过确认之后,众人也停下了向前前进的脚步。在经过了一番讨论之后,众人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这里的山洞并不是只有一个洞口,洞口内部四通八达。因为众人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害怕神秘生物通过利用地形优势,向众人发动袭击。毕竟这个生物在偷食鸡鸭的时候,能够非常利索的撕裂鸡的脖子,如果这个生物从后面偷袭众人的话,那么所有人将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随之,众人将鸡鸭还有熟肉摆放好之后就匆匆的下山了。

第二天一早,找人拿着刀棍就匆匆忙忙的赶到了洞口的旁边。到那仔细一找,众人都愣住。只见五花大绑的活鸡已经不翼而飞,而自己家里煮熟的那些肉块儿依旧还在。完了,这根本就不是个人呀。如果是人的话,怎么可能去选择生吃鸡肉,而不是去吃那些熟食呢?众人的后背冷汗直冒,这每天晚上钻进自己家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怪物?茹毛饮血,而且撕脖子干净利索。

“要不,我们在自己的家中设个陷阱,大伙合力把它给逮起来吧。这样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我看行,大伙合计一下,把这个怪物抓起来,看看这到底是个啥,省的夜长梦多。”众人经过了这一系列事情,意见很快的达成了一致。

回到了村里,众人向村民描述了山洞里面发生的事情,并且号召大家一起,众志成城,万众一心,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个怪物抓起来,消除村子里面的安全隐患,毕竟这一段时间,人心惶惶,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当天,整个村子的村民都开始行动了起来,有东西的出东西,有力气的出力气。众人一起挖陷阱,设置壕沟。将整个村子的鸡鸭鹅全部集中在特定的几个点,并且安排了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把守着。

夜幕渐渐的降临,月亮升空,但是天空中弥漫的乌云却将整个夜色衬托的有些恐怖,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村民们手持武器与渔网,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负责的鸡圈。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正当众人以为这个怪物今晚不会过来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打破了夜色的宁静。

“集合,动手。”在一声命令下达的那一刻,村民向怪物出现的那一个鸡圈一拥而上。因为是村民,不知道对面是怎样的怪物,所以说所有的人一拥而上,将这只陷入渔网中的怪物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黄惠平听到怪物被抓捕的时候,就马上赶了过来。希望一睹这个怪物的真正的容貌。但是当他与这只怪物对视了一眼之后,心中更为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哪是怪物,这分明就是一个人呀!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不用再绑着了,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吧。”黄惠平看着被绑着腿,绑着胳膊的野人,心中万分肯定的对村民们说道。

“不行不行,万一松绑之后他又跑了,那怎么办?这可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设置下陷阱才将他抓起来。”听了黄惠平的话,村民们立即不干了,开玩笑,辛辛苦苦抓起来了,怪物怎么可能就这么给他送松绑呢?

“大家听我的,相信我,他不会跑的,解开绳子吧。”在黄惠平的劝说下,大家都抱着一种试一试的态度,将这个抓回来的野人解开了绳子。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野人没有立刻的逃跑,也没有暴起伤人,他眼睛非常迷茫的看着四周。也是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整个人在那静静的坐着,没有任何的举动。

“天呀,这真的是一个人嘞。”“这真的是野人吗?”“反正是人,身上这么脏,洗干净应该知道他长什么模样。”村民们七口八舌的将这个野人拖到了一个长满水的水缸旁边,开始清理。拿剪刀理发的,那毛巾搓澡的,还有青壮小伙子拿着木棍在旁边保护着。一群人将这个野人围在水桶旁边,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全部都是期待的眼神,希望看清楚这个野人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你看这个眼神的样貌是不是有点眼熟?”“我怎么感觉他像是张玉春他家,八年前之前丢失的那个小孩?”“你这么一说,还好像真的是的。赶紧叫人去,叫张玉春过来看一看。”就在村民们七手八脚的将这个野人清洗完毕的时候,野人的模样将大家着实的吓了一跳。像,太像了吧!

就在此时,村民张玉春的妻子被大家熙熙攘攘的推了过来,当张玉春的妻子看到野人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住了,一动不动,面色僵硬,全身忍不住的颤抖着。村民们从张玉春的妻子的反应中,确定了这个事实。在场的众人也忍不住的陷入了沉思,不约而同的回忆起在八年前的某一天发生的事情。

八年前,村民张玉春带着自己的儿子张四一,父子俩一同进入到深山老林中,去打理着属于自己家的那一块田地。张玉春带着锄头还有铁锹,在田中辛苦的劳作,而当时仅仅只有几岁的儿子,欢乐的在田野中奔跑。一会追赶着蝴蝶,一会儿又会去抓其他的昆虫。张玉春看着自己快乐的儿子也没有多问,就这么的让他肆意的奔跑。

“张四一?四一?赶紧走了,回家吃饭了!四一?”时间很快的就来到了中午,本来想要叫儿子回家的张玉春,突然发现自己的儿子不见了。自己在深山中苦寻半天无果之后,于是来到山下寻求自己村子的帮助。当天晚上众人举着火把,拿着所有能够照明的东西,在深山中搜寻了整整的一个晚上,但是仍然没有能够找到张四一。一连几天的搜索,都没有能够找到失散的孩子。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年仅几岁的孩子,不可能一个人在深山之中活过这么多天,都认为孩子已经没了。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大家看着眼前的这个野人,又是激动,又是好奇,激动的是,孩子终于回来了,好奇的是,一个仅仅只有几岁的孩子是怎样在深山之中活了下来的?众人纷纷开始七嘴八舌的询问,问这问那,但是眼前的这个已经被清洗干净的张四一,依旧是双眼无神,眼神迷茫,坐在那里,不知所措。但是,却又好像是能够明白村民所说的话,手脚并用,支支吾吾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

黄惠平双手向下按压,示意村民们保持安静,然后静静的看着孩子表达自己的意图。渐渐通过两个人的手势加上其他的肢体语言,黄惠平明白了。

八年前,孩子一不小心掉进了山中的一个洞穴,在寻找出口,苦寻无果的情况下,孩子是通过洞穴里面的山水和一些昆虫活了下来,但是具体的经过,黄惠平就看不明白了!

最终,村里的一位长者突然明白了过来,孩子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在深山之中无人说话,一个人独处,所以思维还有语言功能发生了退化,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恢复。最终,张四一被自己的父母带了回去,开始疗养。

小野人gramicci(小野人手电筒)

“刚掉下去那会儿,自己的眼泪都哭干了。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开始考虑自己的生存问题,那些青蛙,蛇啊,什么样的动物都当成了充饥的食物。填饱了肚子之后,想办法爬出了洞穴,想找到回家的路。”

根据张四一的描述,自己在掉进洞穴之后,刚开始感觉非常的绝望,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存着想,他还是努力的克服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开始吃生肉,喝泉水。在一天的清晨,他准备出洞穴去寻找一些东西吃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在弯腰看到他的时候,吓得转身就往山下的村落里跑了过去。

张四一回忆当时被自己吓跑的那个人,在回到村里之后,又带着浩浩荡荡的村民拿着刀枪棍棒,看样子好像是在搜寻自己。从那以后他就每天白天不再出洞穴,只是在晚上出来寻找吃的。

幸好事情往往在向好的方面发展,现在的张四一也是通过了一段很长时间的疗养,也是渐渐恢复了语言功能。终于能够融入到正常的生活之中。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1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