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学校的学生亲口揭露,日本人在学校的“奴化教育”,用心险恶

阎家仁口述)我离休后不久,曾参加翻译日本出版的《满洲开发四十年史》。这本书强调中国东北三省的矿山、铁路、航运、港口、码头、城市、工厂、文化教育设施等,都是日本建设起来的,并且宣扬日本占领时期的教育制度如何如何好,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对于日本的这种反动的“侵略有功论”,必须彻底加以揭露和批判。

金州公学堂南金书院

我是1931年4月考入金州公学堂的,分配在高等科一年级甲班。学校校址在金州城东门外,它成立于沙俄统治时期,当时这个学校叫南金书院。日本统治旅大时,改名为“关东州”金州公学堂南金书院。这个学校在日寇统治时期是成立最早的招收中国人的学校。因为它位于金州城的东门外,所以老百姓叫它“东门外”。若谁家的孩子农村小学毕业能考上“东门外”,家长会认为很光荣。

日寇学校的学生亲口揭露,日本人在学校的“奴化教育”,用心险恶

该校的课程设置与农村小学大体相同,只是增加了地理历史课和理科。高一(高小一年级)讲中国地理历史,高二(高小二年级)讲日本历史。理科讲动植物和简单的物理等。

班级配备,共12 个班,初小4个班,高小8个班。初小由中国教师担当班主任,高小由日本教师担当班主任。

教师配备,共计二十四五名,日本教师和中国教师各占一半。教师基本上都是从日寇办的正规学校毕业的、成绩好的、教学水平高的教师。尤其是日本教师,每个人都对奴化教育有丰富的经验,而且都是带着殖民统治当局一定的任务,被派至该校推行皇民化教育的。

如第一代堂长(校长)岩间德也,据说他是一个“教育家”,此人手腕高强,研究中国的民情,颇得金州城里所谓士绅们的拥护,办校小得出了名,金州地区的农村小学中,四年级毕业的优等生以能考上金州公学堂的高小为荣。可见岩问德也推行奴化教育采取的是软手段,带有一种隐蔽性,有很大的欺骗性。

日寇学校的学生亲口揭露,日本人在学校的“奴化教育”,用心险恶

第二代堂长是山口二郎,此人是推行奴化教育的“急先锋”,中国话说得相当好,他对师生讲话不用翻译,但他学中国话是别有用心的。

“九一八”事变庆祝游行

我考入金州公学堂高等科时,正是山口二郎在那里当堂长。那年正赶上日寇发动“九一八”事变,消息传到学校时,中国老师怒火满腔,罢教三天表示抗议。当天,山口二郎强迫高小八个班的学生以及农业学堂的学生(山口二郎兼任农业学堂堂长),每人拿一面小日本国旗,每个班由班主任(日本人)带队到金州城大街上游行,庆祝日军攻占了奉天(现沈阳)北大营

队伍走到南街时,学生自发地把小旗卷上或者撕掉,并用小旗杆把大街两旁商店门口挂的红灯笼打碎,以示抗议。班主任木村想制止也未制止得了。队伍一直走到金州火车站。等队伍走到南山顶上日寇立的日俄战争纪念碑前时,山口二郎堂长下令集合训话,说什么日军攻占奉天张学良的北大营是正义的,因为张学良治安搞得不好,土匪横行,破坏南满铁路,日军帮助他维持治安,你们打碎灯笼是错误的,等等,把我们好一顿批评。

日寇学校的学生亲口揭露,日本人在学校的“奴化教育”,用心险恶

然后校方给每人发了一盒日本的“生果子”(なまがし),一般老百姓叫它“模吉”(日语“もち”),即点心。队伍解散后,农业学堂的学生来告诉我们说:“大家都不要吃,把它扔到沟里去。”于是大家把点心都扔到沟里,然后就回家了。第二天上课时,班主任木村常森也未敢追问这件事。

一个星期以后,校方把全校师生集中在大礼堂,由金州城里人于某作报告。他说,满洲土匪横行,到处劫掠,老百姓过不上安稳日子。他还说,他曾经被土匪抓去在北满森林地带走了一圈,他亲眼看见土匪走一处抢一处,他最后逃了出来;等等。这很显然是山口二郎搞的阴谋,为日寇侵略东北制造借口,欺骗学生。

老师与学生

山口二郎这个日本人,不仅是推行奴化教育的“急先锋”,而且是残害中国人民的刽子手。“九一八”事变后,他到华北什么冀东政府当官,屠杀中国人民不择手段,被中国老百姓用炸药把他的住宅炸毁,山口全家人都被炸死了。这就是一个日寇侵略者的下场。

三泽老师是丙班班主任,是日本一个研究考古的。他经常背着背包,穿着登山服,带着小镐头,到处调查金州城和周边一带的名胜古迹、地质资源、风土人情,并进行拍照。他把搜集到的标本进行研究。整理出资料,加以保存。为此,学校还专门给他设置了一个乡土室。许多人说他是个考古学家,我认为他其实是别有用心,无非是为进步深人地推行皇民化教育服务而已。

日寇学校的学生亲口揭露,日本人在学校的“奴化教育”,用心险恶

小田慎二是丁班班主任,木村常森是甲班班主任,这些日本教师教学水平(奴化教育水平)都相当高,可见日本当局对于在旅大地区推行皇民化教育是非常重视的。

我班同学阎昌麟(又名阎乃邦),是金州城里阎举人的儿子,成绩优秀,总考第一。“九一八”事变后,因对日寇侵略我国东北不满,到关内念书去了。解放后他回到大连工作,曾任大连市政府办公厅主任。

从上述学生自发地打碎灯笼、山口二郎之死以及阎昌麟到关内学习等情况来看,中国人民有爱国心,民族主义精神强,日本鬼子是征服不了中国的。

伪满洲国成立后,日寇对旅大地区的统治更加严厉,积极推行所谓皇民化教育。他们把住在旅大地区的中国人叫“州民”,即日本的三等国民(朝鲜人为一等国民),把日语作为“国语”,把汉语改叫“满语”。

日寇学校的学生亲口揭露,日本人在学校的“奴化教育”,用心险恶

进入高小二年级后,各科都换成日本老师,学校还加强了日本地理历史的学习,不让学生知道中国的事情。关于“九一八”事变时,日本鬼子在东北杀死无数中国人的事情,学校封锁消息很严,根本不让学生知道。

当时学生住宿舍,与我同住在一个屋里的陶盛素同学是哈尔滨人,他说,“九一八”事变日本鬼子在沈阳、吉林、哈尔滨杀死很多中国人,日本鬼子是杀人魔王,非常狠毒。他还给我们讲了当时马占山将军抵抗日寇、奋勇杀敌的情况,同学们非常愿意听。那个年代,金州公学堂的学生,只能从小道消息得知一点儿祖国内地的消息。

1932年9月间,有一个星期天,我约几个同学到金州城南西海去游泳。当时在海边沙滩上,有几个农业学堂的日本学生在那儿脱衣服要下海,看见我们几个人来了,赶我们走,我们不走,他们便拿出匕首要刺我们,我们没有办法就回来了。我心想,中国人的海被日寇霸占,不许中国人来游泳,真是岂有此理。

日寇学校的学生亲口揭露,日本人在学校的“奴化教育”,用心险恶

金州公学堂还大肆宣扬毕业生的成绩。金州大魏家乡大朱家屯有一个学生叫朱绳武,1930年毕业。小田慎二作为他的班主任,宣扬这个学生是神童,日本话说得好,文章(四、六俳句)做得好,字写得好,画画得好,他的风景画作品挂在大礼堂的墙上。

由于成绩突出,朱绳武考上了大连招收日本人的第二中学(校址在位于人民广场南的红砖楼房)。这个学校一个班只招收一名至两名中国人,朱绳武是由“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 出学费供他上二中的。满铁从中国学生当中选拔最优秀的人才加以培养,其目的是别有用心的。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1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