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印本铺(犬印和犬印本铺的区别)

“痛…痛…痛啊!”嘴上不忘占便宜的苏林吃了大大的暗亏,黑桃A在他的皮包骨上留下犬印。

刘三扔下担子快步走到苏林跟前,担忧地问道:“苏林兄弟,怎么了?不会是旧伤复发吧,这可怎么办,村里附近没有大夫啊。”

他直接堵死了苏林想好的理由。

“额,那个,刘大哥,习惯了,习惯就好,不碍事。”苏林讪笑道,咬着咬着就习惯了,早晚都会得狂犬病

刘三又问了一次:“真没事吗?”

苏林不经意地揉了揉胸口,说道:“真不碍事,刘大哥,是不是快到家了?兄弟我肚子有点饿。”

“对对对,绕个弯就到了。”确定苏林没事,他捡起担子在前面带路。

几步是两百五十八步的距离,苏林低着头专心致志地记下脚步数量。

“苏兄弟,苏兄弟,到家了,进来吧。”站在农舍小院栅栏外的刘三轻声喊道,他觉得这位苏林兄弟有点古里古怪,打开栅栏门请苏林兄弟进去,朝正屋高兴地大声喊道:“娘,我回来了。”

正屋半掩的大门被打开,一个扎着朝天辫儿的男孩和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妇从里面走出来,正屋旁边房里走出一个腰系围裙,穿着朴素整洁的妇女,她手上端着一盆水,脸上露出笑容,说道:“相公,洗手擦完脸吃饭。”

刘三抱住冲上来的孩子原地转了一圈,用额头抵着小孩子的额头,故意板着脸问道:“爹不在家的时候,有没有不听娘和奶奶的话?”

“爹,我在家很乖的。”男孩稚嫩地回他爹的话,父子俩仅仅才一天的工夫没见。刘大根指着后面的苏林说道:“叫叔叔。”

男孩乖巧地喊了声叔叔,苏林摸了摸全身上下,没搜到可以送出去的见面礼,尴尬地笑道:“乖,叔叔下次再把礼物补上好不好?”

“爹和娘说过,不能随便收下别人的东西。”男孩很有礼貌地回答。

抱着他的刘三笑着说道:“苏兄弟,不用这么见外,我们过去吃饭吧。”

“娘,小陶,这位是我在路上遇见的一位朋友,今天要在家里留宿。”

苏林连忙向两位夫人行礼,她们回礼,脸上的笑容令苏林觉得很亲切,很暖和,看着桌上简单的饭菜,他心里发酸,端起面前满满的一碗稀粥挡住脸,一口一口地慢慢吞下肚。

刘三的娘看到苏林的样子,以为他饿坏了,好意提醒道:“孩子,慢点吃,小心噎着。大根,再去给你朋友盛一碗。”

放下碗的苏林拦住了起身的刘三,抹嘴道:“谢谢大娘,我吃饱了,粥很好喝。”

“叔叔说谎话,奶奶,叔叔还没有我吃得多。”坐在刘三妻子腿上的小男孩望向他奶奶说道。

经不住一家人的热情,苏林只好又喝了一碗粥,夹了两筷子咸菜。

吃完饭后,苏林陪着刘大根的娘和孩子说了一会话,刘三夫妇俩趁着这时候去给他整理空房。

一觉醒来,苏林觉得浑身有劲,呼吸通畅。习惯性摸怀里和身侧,全是空的。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也没有发现黑桃A。他穿好衣服出房门,正好看到黑桃A陪着小男孩玩的不亦乐乎。

小男孩看到他,乖乖地喊叔叔,苏林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又敲了下黑桃A的狗头,让他白担心一回。

刘三听到孩子的声音,在屋外喊他出去晒晒太阳。苏林找了个正对太阳的地方坐下,阳光落在身上和脸上,顿觉暖洋洋,黑桃A也跟着跑出来趴在他身上享受阳光。

“我睡了多久?”苏林问它,黑桃A比他早醒不到一刻钟,自然也是懵的。根据小学学到的自然知识,太阳此刻在西边,应该是下午,只是具体不知道几时几分几秒。

“接下来去哪?”苏林又问它。

黑桃A抬起狗头与他四目相对,“这是你的地盘还是我的地盘?”

“我不熟啊,对哦,你也不熟。”苏林再次尴尬,天大地大,何处才能让他安心定下?

“去最繁华的地方吧。”黑桃A提议道。

苏林警惕地看着它,说:“我怀疑你又在坑我,最繁华的地方无疑是这时候的京城,但那里遍地都是官,各行各业竞争之大可想而知,你肯定不怀好意。”

黑桃A继续晒太阳,话不投机半句多,苏林封闭自我太久,凡事都喜欢往难处想,去京城好处肯定不会少,比如机会多,好吃的多,美女也多,有它在若是苏林去京城没有一番作为,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其实苏林觉得黑桃A的建议不无道理,往往京城是一个国家的心脏,是一个国家对外的名片。如果他想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有更多的了解,去京城是最合适的,谁让他没有重生在权贵富豪之家呢?苏林心中的痛啊。

“你有没有什么计划?”苏林继续问道。

黑桃A调转方向,横着趴在他身上,说道:“我没有计划,我只有一个梦想。”

“马丁路德金?”

“与马无关,与金子无关,你在说什么狗屁。我的梦想就是你变强,越强越好。”黑桃A对他翻了一个白眼。

苏林因为自己的冷幽默笑得肚子痛,良久之后,他用手指拨弄黑桃A的小尾巴,问道:“你说的强是指哪方面?强又是什么概念?”

“确实要找个时间好好给你普及普及,强分很多种,我是武力值的天花板,你的天赋远不如我,只能想想其他办法。”黑桃A仰着脑袋很认真地打击他。

“我吐口水很厉害,曾经网络江湖人送外号键盘王和喷子大高手。”苏林丝毫不在意,总不能每一个穿越的人都能练成绝世武功称霸武林,有一个黑桃A足以。

黑桃A这次没有吹牛,认真说道:“我理解你的想法,找个时间我给你上上课,免费的义务教育。你先去和人家告别,我们早点上路,记住,别傻了吧唧的把所有的钱都给别人了,身上留一点点。不要问,问就是猜的。”

既然明确了方向,苏林不再迷茫,他过去与刘三告别,婉拒了他们的再三挽留,离开前硬塞给刘三一两银子,现在又变成了穷光蛋,以后吃肉真的要拣肥挑瘦了。

“叔叔,再见。”

刘三的儿子坐在他爹脖子上向苏林挥手。告别他们后,苏林抱着黑桃A上路,趁着太阳还未落山,能走一段路是一段路,他的身影被夕阳的余晖拉得越来越长。

前方也许是南墙,撞就撞吧,大不了撞个两败俱伤,我撞破头,南墙上也要沾上我的血,嘿嘿!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bjhj.cn/1170.html